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1章 番外

作者:不问潘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晨起第一缕阳光照进来, 风胤睁开眼, 将练剑的时辰默默往后推了一点, 而后看着埋在他胸前睡觉的叶闻歌,眼神柔和得如要滴出水来。

    漂亮又黏人的狐狸,从一开始的和衣而卧,到后来表面别别扭扭,实际却常赖在他怀里睡觉。

    风胤一瞬不瞬地盯着叶闻歌雪白的狐耳, 他已经极力克制视线的火热, 叶闻歌仍是醒了。

    卷在风胤腰间的狐尾一下收了回去,狐耳也消失不见, 叶闻歌抬手捂住眼睛, 还有些慵懒:“风胤,今日没去练剑?”

    一句话而已, 风胤就是不争气地被撩拨得心旌摇荡。他耳根通红,将虎皮拉高点,盖住叶闻歌裸~露在外的手臂:“我一会去,闻歌可要起来了?”

    叶闻歌不想睁开眼睛,眼尾微挑:“我昨夜看书有些晚,你自己起来,不要叫我。”他当真极为困倦,慢慢陷入昏沉中。

    叶闻歌常彻夜看书或是破阵, 精神不济哪里是这个原因,魅惑妖骨本能极快恢复体力,可是他懒得露出媚态, 便只能靠自身灵力运转。

    风胤心里也极为抱歉,在叶闻歌脸上落下一吻,又先去练剑,再将饭菜做好,等着她醒来。

    他有意让叶闻歌多睡一会儿,便没去扰她,只设了结界再在桃林内练剑。

    一睡便是一日。

    太阿剑锋生出冰霜,在片片花瓣上压出冷霜,风胤剑尖一点,霜雪顿消,剑气纵横于桃林。

    结界处忽生波纹,风胤眼神一柔,叶闻歌自空中走下,他打了个呵欠,周身无一处刻意勾人,举手投足却全令人移不开眼。

    夜色下,这只狐狸脸上全是清冷的无欲:“风胤,剑意不错,可要比试一番?”

    风胤纵容地看着她:“闻歌方醒,就只想着同我比试?”

    叶闻歌温柔一笑,手中凝出风刃,抬手对着风胤打出,风刃上灵气逼人,风胤握着太阿剑的手却无丝毫反应。

    风刃稳当地自风胤胸膛穿过,叶闻歌挑眉:“无趣。”

    嘴上说着无趣,他手指却在月色下一勾,适才的风刃回旋,一汪清水映着满月,被叶闻歌掬在手里。

    月华照耀在衣袍上,他走近风胤,将手中满月送他:“唔,我自然不是只想着同你比试,此月送你。”话语极随意,看着似乎并不在意此事。

    好浪漫的狐狸……风胤心慌意乱:“闻歌为何总送我月亮?”

    叶闻歌丝毫不觉得自己浪漫,他认真道:“天狐好月,我每次见到月亮都想送你,你不喜欢?”

    如此正经地说情话……这只撩而不自知的狐狸,风胤声音微哑,将她揽到自己怀里:“喜欢,闻歌可有对别人如此说过?”

    他自然知道叶闻歌不可能对旁人说这些情话,只是总想再听她说些话。

    叶闻歌垂眸:“曾说过一次。”

    风胤心里一凉,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他揽着叶闻歌的手有些发紧,从牙缝里憋出两字:“是谁?”

    他心中不断寻找可能的人选,爱慕叶闻歌的人极多,然而风胤想了一圈,也未想到叶闻歌同别人有过什么纠葛。

    这只狐狸一向好道,杀尽爱慕之人,如何会对旁人说情话?风胤握紧剑柄,无论那人是谁,他定然要杀了他,以绝后患。

    他不舍得对叶闻歌发怒,只再问道:“是谁?”

    风胤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杀意,面前的叶闻歌一袭白衣,清冷禁欲,可是颈间却带着暧昧的红痕,他们彼此相依,结下血契,风胤绝不允许有任何可能的因素来破坏二人之间的幸福。

    叶闻歌感受到风胤情绪,桃花眼一挑,狐尾微勾,缠上风胤腰间。

    松软狐尾卷在腰间,若是平时风胤早已欣喜若狂,因他曾经吓唬过要砍叶闻歌尾巴的缘故,叶闻歌总会故意在他面前隐藏住尾巴,现在她主动了,风胤固然欢喜,却更怕现在一切只是镜花水月。

    这只狐狸对不爱的人有多冷心,世上没人比风胤更清楚。

    既然爱上了我,就不要再想着离开!

    他忍不住心中占有欲,就要抱紧叶闻歌深吻上去,却被怀中的狐狸主动踮脚亲了一下。

    叶闻歌狐耳微红:“风胤,为何生气?”

    他是只对爱人极温柔的狐狸,可同样脾气也不甚好,他能一次细心安抚风胤的情绪,却不能保证次次都有耐心安抚。

    风胤被亲得五迷三道:“闻歌曾送过别人月亮,我在妒忌。”

    他握住剑柄:“也在害怕,我同闻歌不一样,你修无情道,即使爱我也道心永固,不会做出失去理智之事,而我却会因你一个行为患得患失。”

    风胤神君,当真是情种。叶闻歌些微皱眉,却一瞬间舒展开来,若是以往他定然会告诉风胤,无论何事都不该越过了道心,可现在他却并不会说。

    风胤的道,与情爱无关,何况风胤是他爱侣,他自然该对他有所区别对待。

    爱侣生气或难过时,自己应该解释、安抚。

    这只于情爱上羞涩又纯情的狐狸想了想,再轻轻吻了吻风胤:“我说的别人,只是心魔,嗯,也不能说是心魔。我曾入无情问心境,碰见了我心中的你,然后摘过月亮送你。”

    无论几次送月亮,对象都是风胤。

    其余时候,妖君对爱慕者全然不假辞色。

    风胤猝不及防再收获一波另类告白,心里的糖如要溢出来。

    这只捣事的狐狸却还要给风胤最后一击,他狐尾缠得风胤更紧:“风胤,同我比试。”

    风胤自然全依她,剑修战力极强,尤其是风胤,即便叶闻歌修成无情道心,可是在无阵法辅助的情况下,仍然隐隐处于下风。

    风胤剑尖一扫,在剑意快波及到叶闻歌时,足下轻点,一把带过她。

    叶闻歌桃花眼中漾出一抹笑意,手指微动,于空中倏然结成一个阵法,困缚疏导牢牢制住风胤。

    风胤不知她要做什么:“闻歌这是?”

    叶闻歌手中现出锁魂链:“风胤,适才比试你并未专心。”

    风胤点头:“……嗯,闻歌,我实在太欢喜。”

    叶闻歌朝他一笑:“无事,反正我适才也说过,不是来找你比斗的。”

    风胤是个极强的对手,他若真要比斗,绝不会如此随性。

    风胤被那笑迷得心颤:“那闻歌要做什么?”

    叶闻歌手掌摊开,锁魂链消失,又出现另外一条一模一样的细链,链子将风胤周身捆住。

    他看向风胤:“你曾经不是预备束缚我?现在你被我所困,自然该风水轮流转。”

    她眼角眉梢满是纯情,不见一滴魅意,同玄妙识海时一模一样。

    不愧是只狐狸……风胤心里有些热,却不想紧盯着叶闻歌,免得吓到了她。

    他闭上眼,心甘情愿任链子捆住周身。也唯有在此时,这只狐狸才不会压抑自己的天赋。唇齿相依,气息暧昧纠缠。

    冰冷的铁链微微收紧,又痛又欢愉。风胤暂时忍住想要夺取主导权的欲~望,任这只狐狸为所欲为。

    叶闻歌凑到他颈间:“风胤,你的血真香,当真令本君心驰神往。”

    他轻佻地刺破皮肤,一滴殷红血珠溢出来,血香四溢,又被细致地舔~舐干净。

    风胤忍无可忍,身上铁链尽断,将叶闻歌圈在自己怀中。

    直至初歇。

    叶闻歌坐于窗前,手中捧了一本阵法残本,他全不用手,只一目扫过去,脑海中飞速又理智地修补着阵法,并且加以改进。

    他颈间还带着红痕,脸上表情却清冷无比。风胤精神抖擞,只静静看了眼叶闻歌,又将做好的饭菜摆出来。

    叶闻歌眼神不挪开书,鲜少的一心二用:“风胤,明日我要回妖界一趟。你可要同去?”

    风胤定然要同去:“嗯,闻歌是回妖界处理政事?”

    叶闻歌点头:“妖界新生了一条灵矿脉,正巧落在熄蛇族同九鹤族族地,两族相争,少禛调停也不被重视。”

    他说到此,桃花眼中泛起冷意:“平日寻少禛时倒是恭敬得很,这时候却想着少禛不能代理政事,既非要本君处理,那就做好准备。”

    少禛是叶闻歌的守护狐,二狐关系极为亲厚。

    风胤压下醋意:“闻歌打算如何做?”

    叶闻歌阖上书,也没了再看的心思:“明日我会将矿脉抽出来,布阵置于非族公地,公开此脉,设新学广招妖修。”他指尖轻点:“修真界的门派的确能帮助不少修者修习,妖界长久以来,因种族太多,并有些排外,各族大多数子弟不过只擅长本族天赋,对其余的道意了解不多。”

    “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天道以万物为刍狗,一视同仁所有生灵。而我等生灵,又何必固步自封。新学开设,集百家之长,无论是何道意,我希望都能在此融会碰撞,共逐大道。”

    认真的妖君真有魅力,风胤挪不开眼,忽然想到什么:“……闻歌为何要将矿脉抽出来,既本在二族族地,即便公用,二族应当也会更愿意,对于你的阻力,也小了许多。”

    叶闻歌桃花眼一挑,他是个一言不合便灭了三族的性子,二族即便再不乐意,也不敢多说什么。矿脉的确可以不用抽出来,只是叶闻歌还有其他想法。他不好处理政事,常是少禛代为处理,而两族欲要欺压少禛,叶闻歌绝不能忍。

    抽出二族矿脉,便是在谨告妖界,少禛是他的守护狐,若要下少禛的脸,也得仔细想想身后的自己。

    只是此事叶闻歌不会告诉风胤,这个只会练剑的神君醋性极大,叶闻歌懒得哄,还不如少一事。

    他起身走去吃饭,嗯,风胤不止会练剑,还极会做饭,即便妖宫中的厨子手艺也没他好。

    叶闻歌安静吃饭,他似想到了什么,主动替风胤挟菜过去。

    叶闻歌从未做过此事,风胤有些吃惊:“闻歌……”

    叶闻歌朝他温柔笑了一下:“我虽不懂为何吃饭时你要替我挟菜,但你会喜欢给我挟菜,那我为你挟菜你或许也会开心。”

    叶闻歌性子古怪,从骨子里就透着冷淡,他不懂得该如何爱人,却愿意顾及风胤的感受而慢慢学着改变。

    风胤心里极暖,起身在叶闻歌额间轻吻一下:“我会开心,闻歌本身就很好,无论怎样,我都开心。”

    他何其有幸,能同叶闻歌相伴一生。

    这只狐狸能坚定逐道,能规划新学扬道,做人所不能,确然是奇才。而同时虽爱慕者极多,却从不注意那些狂蜂浪蝶,虽然偶尔手段残忍,在风胤看来,也是霸道得可爱。

    狐狸对别人霸道,对自己却又专一温柔……

    在风胤眼中,叶闻歌全是优点,这个杀伐果断的剑修,从不后悔追逐她几世。

    二人相携,从此岁月静好,幸福无度。

    作者有话要说: 妒忌吞噬了我。

    全文完。

    厚颜无耻推荐我的新文:《逼着疯子去辅佐(快穿)》:变态的一百种助攻方式

    为打发漫长的生命,燕子郗找到一个系统,游走于各个世界中。

    第一个世界:帮助将军主角造反成功。燕子郗以太子之尊,倒行逆施,猜忌主角军功,夺主角兵权,众目睽睽之下令主角捧靴斟酒。

    力求暴虐无道,将他逼到造反。

    第二个世界:帮助龙傲天主角走上人生巅峰。燕子郗为天之骄子,抢夺主角未婚妻,灭主角宗门,公然打脸主角……

    力求将主角体内的潜能最快地激发出来,早日成神。

    第三个世界:帮助逆袭主角复仇成功。

    燕子郗作为复仇路上小BOSS,对主角诸多酷刑折磨,强虐身心……望着那身斑驳的血痕和倔强的眼,

    系统瑟瑟发抖,燕子郗兀自笑得开怀。没人注意到,那个倒霉主角,悄悄黑成炭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