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甜番(二)

作者:初云之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妙妙的婚期定在了七月, 日光最热烈的时候。

    她喜欢小哥哥,也想念前世的儿女,出嫁之前, 自然不像前世那般忐忑, 满心纠结, 反倒是满满的期许与欢喜。

    魏国公府里该准备的都准备下了,宫里边儿也收拾得当, 只等着帝后大婚, 普天同庆。

    前世的时候, 皇帝没叫人收拾长秋宫,直接叫人接到了宣室殿,这一世自然不会例外。

    皇后居于宣室殿, 自然不合规矩, 只是朝臣们见皇帝这些年未有妃妾, 又屡屡施恩魏国公府,便知他心意, 敬爱正妻说不出什么错, 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不说什么。

    已经到了五月底,婚期近在眼前,董氏瞧着小女儿,越看越舍不得, 每每得了空, 便叫她往自己院子里去说话。

    等妙妙嫁入宫中, 一个月也就能见一回,再不多看看,可不就晚了吗。

    小姑娘虽然也有些离家的伤感,但更多的是欢喜,坐在凳子上打着扇,没羞没臊的数日子:“成婚的日子不太好,正是夏天,热死人了,再则,要是有了身孕,月子也得落到夏日里,好不难捱。”

    董氏听得脸黑,拿手中团扇打她:“还没出嫁呢就计量这个,面皮厚的可以。”

    妙妙吐吐舌头:“我说的都是实话嘛。”

    “那你就跟陛下说说,叫把婚期往后延,”董氏斜她一眼,没好气道:“左右也不是没改过,怕什么。”

    “才不要呢,”妙妙还惦记着自己儿子呢,一心一意想早点把他生出来:“婚期又不是小事,怎么好来回改动?”

    “你有分寸就好。”董氏如此道。

    ……

    大秦有未婚男女婚前一月不见的风俗,便是皇家,也依从此例。

    皇帝虽重生一世,却也不怎么信奉鬼神,但这些无关紧要的小节,只要不麻烦,还是老老实实的遵守了。

    帝后大婚,宣室殿自然也要整修,他深知妙妙喜好,着意添了许多她喜欢的,现下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一只喵了。

    英国公等几位臣子入宫议事时,便见皇帝笑意盈面,少见的和煦,彼此交换视线,嘀咕了几句老树开花,就说起正事来。

    皇帝还记着前世他们在宫宴上使坏灌酒的事儿,说完正事后,又趁机警告一句:“到时候都给朕老老实实的,谁敢乱来,朕打断他狗腿!”

    英国公毫无诚意的往后躲了躲:“好怕怕啊。”

    长安伯会意的问:“怕什么?”

    “当然是怕我们借机敬酒之后陛下的报复啊,”定远将军别有深意的接了一句:“哦,我忘了,我们早就成家,孩子都一群了,陛下想报复回去都没机会……”

    众人互相看了几眼,发出一阵讽刺而没有礼貌的笑声。

    皇帝气的肝疼,抡起面前那盘蜜桃挨个砸了一回:“滚滚滚,别在这儿碍朕的眼。”

    他憋了一肚子气,下意识就想出宫去瞧小媳妇,顺道再诉诉苦,想起那个婚前一月不见的风俗来,又恹恹的停了下来,提笔写封信,叫陈庆亲自送到魏国公府去了。

    陈庆到的不巧,妙妙这会儿可不在家,方兰蕊前不久生了个小姑娘,她拿着自己缝制的小衣裳,往章武候府上探望去了。

    “真乖呀,”坐在床边,妙妙看着新生的小外甥女儿,语气温柔:“生的像阿姐,长大了肯定是美人儿。”

    “借你吉言。”方兰蕊身子倒好,躺在塌上,温声道。

    “也是赶得巧了,等阿姐出月子,刚好碰上我出嫁,”妙妙悄声道:“可得记得去送我,唔——还要送份儿厚一点儿的礼!”

    “好好好,少不了你的,”方兰蕊好笑道:“小财迷。”

    姐妹俩说着话,正其乐融融,却听外边侍女脚步声近了:“夫人,文惠女冠来了。”

    “是吗?”方兰蕊一喜:“外边儿太阳大,快些请她进来。”

    文惠比她们年长几岁,约莫二十出头,许是长年累月念经诵佛的缘故,气息清澈,面容恬静,十分温柔和亲。

    “叫你亲自来一趟,她的面子可是大了,”文惠从不踏出水宁庵,现下主动登门,还是第一次,方兰蕊由衷感念:“多谢。”

    “说什么客气话,”文惠微微一笑,却上前去,仔细瞧了瞧新生女娃娃的眉眼,又自怀中取出一只银镯,小心的搁在她襁褓中:“一点儿小玩意儿,你别嫌弃。”

    三人都是认识的,现下见了,少不得交谈几句,帝后大婚在即,文惠饶是身处庵堂,却也得闻消息,连声道了恭喜。

    她毕竟是出家人,不好在府上久留,说了会儿话,便起身告辞了。

    方兰蕊吩咐人好生送她出去,眼见那背影消失,方才悄声同妙妙道:“这样好的人,却是孤苦伶仃,我每每见了,都觉不忍,。”

    “谁说不是呢。”妙妙跟着叹息一声。

    ……

    许是因为太过期盼,那日子也一天天过得飞快,几乎是眨眼功夫,就到了大婚的日子。

    妙妙前世出嫁过一次,诸多仪典倒还没忘干净,现下有纠仪女官在侧,也出不了什么篓子,心中有底,自然不慌。

    这日清早,天还没亮呢,她就被叫起,沐浴之后着了里衣,又由宫里嬷嬷帮着开了脸,伺候着穿了皇后大婚时的衣裙。

    那衣裙她是曾见过、穿过的,现下重新被侍女捧到眼前,却依然觉得惊艳。

    正红袆衣灼灼如火,华美绝艳,上裳绣日月星辰,下裙绣凤凰展翅,素色腰带以银线绣五岳河川,华贵不凡之中,更显皇家雍容。

    这衣裙唯有元后方能加身,乘坐车撵入太庙拜谒,只穿一日,却是几十个秀娘穿针引线一年才有的结晶。

    衣裙繁复规整,妙妙自己是穿不上的,只伸臂站在地上,叫侍女们仔细穿着,最终将腰带系上。

    “阿娘,”小姑娘尤且有心思嘀咕:“好热啊。”

    董氏昨夜睡得不安,唯恐这场婚仪出现纰漏,听小女儿说这些有的没的,没好气道:“日子是你跟陛下一道定的,我有什么办法?”

    再看她脑门上隐约有些汗意,又有些心疼,拿帕子擦拭过,道:“再忍忍吧,就这一日。”

    自有人引着她往梳妆台前坐下,将发丝打散,梳高椎髻,簪九凤朝阳钗,另有东珠耳坠,各式环佩。

    纤眉轻扫,妙目微描,面上淡淡一层胭脂,唇珠似是樱桃儿,妙妙本就生的美貌倾倾,这般装扮下来,当真明光四射,令人不敢直视。

    “天气热些,脂粉就免了吧,”董氏取了金柄玉扇,亲自递过去:“该叮嘱的都叮嘱了,阿娘也不再啰嗦,只要你过得好,就足够了。”

    时辰快到了,妙妙却没出息的觉得鼻子发酸,轻轻应了一声,自母亲手里接过团扇,站起身后,遮住半张美人面。

    魏平遥背着她上了凤撵,她辞别家眷,往宗庙拜谒去了。

    如同前世一般,皇帝早早等在外边,牵着小妻子一步步走进去,拜过皇族历代先祖后,又往偏殿去,受宗亲跪拜。

    一套规程下来,委实辛苦,天气又热,妙妙里衣都湿透了。

    这还不算完,还得赶回宫里,受百官致礼呢。

    小姑娘在心里叫了声苦,面上却还一本正经,皇帝与她夫妻多年,最明白她心性,偷眼打量她神情,不觉微微一笑。

    宣室殿里可比宗庙好得多,最起码那里边儿有冰瓮,人一进去,便觉清凉彻骨,端的舒适。

    妙妙前世做过多年皇后,现下更不会掉链子,静坐在皇帝身边,气度雍容宁和,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等受了群臣大礼,便被送着往寝殿去了。

    “娘娘该累坏了吧?”宫人们将帷幔放下,玉竹与莺歌帮着她宽衣,将泛湿衣裙褪下:“也对,今天委实是热。”

    “都过去了,”妙妙进了浴池后,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长舒一口气,叹道:“真舒服。”

    泡过一个澡,她骨头都轻了,宫人们取了套轻柔纱裙与她,侍奉着换上之后,又松松挽了抛家髻,簪了几只朱钗上去,别有几分柔妩。

    王嬷嬷备了消暑汤来,妙妙喝了几口,又问:“小哥哥呢?”

    “陛下还在前头呢,”王嬷嬷笑眯眯的道:“娘娘再等等。”

    什么嘛,好像妙妙很迫不及待一样。

    小姑娘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就将玉碗搁下了。

    皇帝过去时,便见小媳妇坐在暖炕上,胳膊靠着炕桌,径自出神,悄悄上前去,一把给抱住了。

    “怎么,”他语气轻佻:“思春呢?”

    “你才思春呢!”妙妙回过神来,毫不犹豫的怼了他一句。

    今日婚典,皇帝衣冠亦是肃整,戴十二旒冕,着玄色冕服,上绣日、月、星、辰、山、龙、雉、宗彝、水草、火、粉米、黼、黻,佩天子剑,面色端凝,目光深沉,少了素日相处时候的温和,却添了天子的无上威仪。

    小姑娘盯着瞅了几眼,爱慕美色的毛病就犯了,手指拉住他衣袖,叫他往自己那儿靠了靠。

    “妙妙,”皇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是不思春吗?”

    小姑娘厚着脸皮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

    “总是你有理。”换了别的时候,皇帝有一千种法子噎回去,现下正是洞房花烛夜呢,哪里愿意凭空煞风景,在她面上重重亲了一口,便往内殿去更衣,换了常服出来。

    前世几十年在那儿横着,两人也算是老夫老妻,可仔细说起来,这一世却还是头一回,妙妙嘴上花花,心里却有点儿忐忑。

    “怕了?”皇帝抱她在膝上,看似关切的问了一句。

    “才不怕!”小姑娘装作很有底气的样子:“你才怕呢!”

    “不怕就好,”皇帝刚从喝了一肚子酒,现下倒不怎么饿,将筷子搁下,不怀好意的看她:“待会儿……你可别求饶。”

    “……”妙妙梗着脖子,想放句狠话,可话到嘴边儿,又怂了下去。

    “小哥哥,”她拉着皇帝衣袖:“你不许……不许太过分。”

    皇帝怜爱的看着她:“小哥哥尽量。”

    自是春宵苦短,情热绵绵。

    …………

    二人昨夜睡得晚,第二日自然不会起得早,妙妙揉着眼睛迷迷糊糊转醒时,已经临近午时了。

    皇帝满心餍足,正搂着小媳妇亲,察觉她醒了,赶忙自床侧取了盏水来喂她。

    小姑娘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咬他一口:“坏人!”

    皇帝叫冤:“朕哪儿坏了?”

    妙妙躺在他怀里,又羞又气:“叫你停你不停,还故意……坏人!”

    “怎么还怪到朕身上了?”皇帝也很委屈:“你让快就快,让慢就慢,百依百顺,你还想怎么着?”

    妙妙小脸涨红,羞极了:“我让你停下,你根本不听……”

    “你不是这么说的吧?”皇帝面露迷惘,随即了悟:“叫朕好好想想——想起来了,你一直都在说不要停啊。”

    谁说不要停了!

    她那会儿气都要穿不上来了,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分明是“不要!停!”

    这死无赖,分明是故意曲解!

    小姑娘气急了,偏又无力吵嘴,索性低头,在他肩上又咬了一口。

    “你很有精力嘛,”皇帝混不在意她那点儿力气,仰面躺着,饶有兴致的舔舔嘴唇:“来来来,小哥哥给妙妙讲个观音坐莲的故事……”

    他这样无赖,妙妙简直要被气哭了,小姑娘昨夜初经人事,现在还难受呢,偏生他还欺负人,嘴巴一扁,就要掉金豆豆。

    皇帝原本也只是逗弄她,见状不好,赶紧哄人:“妙妙不气,都是小哥哥不好。”

    将小美人搂到怀里,他温柔的抚摸她脊背:“好啦好啦,小哥哥逗你呢。”

    妙妙拿小爪子挠他:“你又欺负我!坏死了!”

    皇帝老老实实的应声:“是,妙妙说得对,小哥哥最坏了。”

    小姑娘心里那口气顺了一点儿,又挠了他一下,嫌弃道:“还是元景最好,别看年纪小,却最知道体贴母后,跟他父皇一点儿都不一样。”

    皇帝有过跟儿子争宠的经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这会儿听的老大不高兴,忍辱负重道:“是啊是啊,他最乖,妙妙最疼他了。”

    “小哥哥,”提起儿子,妙妙心情一下子晴朗起来,摸了摸自己肚子,有点儿不好意思的道:“你说,他会不会已经在妙妙肚子里了?”

    哪有这么快啊!

    皇帝差点儿跳起来,看小媳妇一脸期待,方才勉强忍下,闷闷道:“还早呢。”

    “怎么会还早呢,”妙妙瞪他一眼,目光重新转为温柔:“元景知道母后想他,肯定会早点儿来的。”

    皇帝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告诉她实情了:“妙妙,是这样的……”

    “朕问过太医了,你还小,太早生孩子不好,”他温声道:“还是先等等,到了前世你初次有孕的时候,咱们再要孩子,好不好?”

    妙妙呆了一下:“什么?”

    皇帝耐心解释道:“就是说,再过个几个月咱们才要孩子,时间上跟前世一样。”

    小姑娘无措的眨了眨那双杏眼:“那妙妙这么早嫁给你,是为了什么?”

    “……”皇帝也呆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不……不是因为爱吗?”

    妙妙对于他的自作主张,原本是有点儿不高兴的,现下看他这神情,却心虚起来。

    “当然,”她试着解释:“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不对吧,”皇帝一脸心碎的看着她:“你是不是为了早点儿生那几个小兔崽子?”

    妙妙柳眉一竖:“怎么说话呢,那也是你的孩子!”

    “那该怎么说话?”皇帝坐起身,一脸悲愤的瞪着她:“你把朕当什么,生孩子的工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