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番外合集】修改

作者:雨落窗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伯军夫妇】

    顾伯军从参加完侄子的满月宴后便回了家, 到家时家中的超市刚刚打烊, 刘云朵见自家男人回来了非常高兴, 可在自家男人后面没见到公公婆婆,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爸妈呢?”

    顾伯军把手里的行李扔在地上,端起收银台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 转头看她:“你不是希望咱们分家吗?分家了啊, 二老跟斌子过。”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这几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分家的?”刘云朵感觉自己很无辜, 在顾仲斌他们结婚的时候她是想分家没错,可这几年她什么时候说过来?现在在家里正是忙的时候,老两口怎么能说撒手就撒手?刘云朵不满意极了。

    顾伯军往楼上走去, 刘云朵关上大门小跑跟上去:“你爸你妈是什么意思?现在家里正忙他们不知道啊?”

    顾伯军上到楼上, 顾云航正在喂他妹妹吃饭,顾云航的妹妹没从他们这一辈子的云字辈分,而是叫顾美美,这个名字是刘云朵力排众议定下来的, 当时村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笑话她。在来苍村这样的小地方, 只有名字相同的才会被认为是那家的人,刘云朵给她的女儿取名叫美美,当时村里谁不猜测美美不是顾伯军的孩子,在家上顾伯军常年在外摆摊,这事儿也就越传越邪乎。

    钟玉兰豁出去和那些人打了好几架后这些流言才算是平息了下来。刘云朵也被流言吓坏了,提出让妹妹改回云字辈,钟玉兰和顾冀中被她作怕了, 扬言说不管,她再去和顾伯军说,顾伯军下定决心要整治刘云朵,于是也没有答应,并且带她出来摆摊挣钱。

    这样刘云朵是安分下来了,可他们在镇上租房子开超市以后挣了钱刘云朵又膨胀了,话里话外都是看不起他妈的样子。

    顾伯军不明白为什么女人会变得那么快,明明在年轻的时候刘云朵多善良多可爱啊,对林郑娟和顾仲斌不说是多好,但的确是一点都不差,他还记得斌子当兵回来的那一年,刘云朵还和她说要是林郑娟做她妯娌就好了呢。怎么才不到几年就变卦了呢?

    吃过饭两个孩子睡着了,刘云朵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睡不着,耳边是丈夫的呼声,村里人都说她变了,和年轻的时候不一样了,怎么能一样呢?

    刘云朵知道,不一样了,在林耀华还活着的事儿传回到来苍村时就不一样了,她不是傻子,林耀华从战场上回来没有死,升官发财是肯定的,就算发不了财也绝对不会穷,她肯定会被这个妯娌压住的。

    果不其然,在结婚时的聘礼上就表现出差距来了,他们结婚时给她的聘礼也不差是不错,可电器谁不想要啊,为啥就不能送和她一样的聘礼非得跟着时代走啊?就算给不了林郑娟也不会不嫁啊。

    可惜刘云朵的想法没人支持,顾伯军甚至因为这个跟她生分了,她也就更看不上老二一家了,这么多年,这也就成了恶性循环。

    她不能说她变成这样没有她娘家的教唆,但那只是少部分的,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在与她自己,她嫉妒。

    第二天一早,刘云朵就起来了,她到厨房煮了米线,米线刚煮好,顾云航就出来了,他一言不发的吃了面条,拿上刘云朵给他的零花钱一言不发的去了学校。

    顾云航走了以后,顾伯军也起来了,吃过早餐,他去楼下打开超市的大门,美美还没睡醒。刘云朵在门口接了水,把屋里的货架都擦了一遍,水泥地也拖得干干净净的。

    顾伯军把家里积攒的重活都干完了,超市里也陆陆续续地来人了,刘云朵今天服务态度特别的好,对谁都笑脸相迎,附近几家商户的老板娘聚在一起看新鲜。

    到了中午,刘云朵上楼去做饭端下楼吃,吃饭期间,刘云朵对顾伯军道:“咱们雇一个看店的人吧。”

    顾伯军扒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道:“你看着来吧。包吃包住,一个月工资500块,要干净利索的,人品也要好的,沾亲带故的,一个不要,以后犯错了不好说。”

    顾伯军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以前他爸他妈在家的时候刘云朵从来没有说过要让招人,脏活儿累活儿都让他妈做,身上哪里疼啊痛啊的刘云朵还会在背后嘀咕说他妈装。

    顾伯军想,怪不得他爸分家以后一定要和老二过,老二媳妇儿肯定不会和刘云朵一样对他妈。

    刘云朵也想到了,她恩了一声,下午顾云航出来,她便让顾云航写了一张招工启事贴了出去。

    人很快就招来了,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很有想法,什么都抢着干抢着学,有时候还会和顾伯军提一些很有创意的建议,顾伯军每次都认真听了。刘云朵看着顾伯军和那个小姑娘有说有笑的样子咬碎了牙。

    但她一惯都是精明的人,她没有哭没有闹,只是放下手里一直抓着的瓜子,在顾伯军和小姑娘聊天时支着耳朵在一边听,听不懂的就问顾云航,要是两人都不懂的,就上书店去买书来看,母子俩的关系奇迹般的缓和了起来。

    刘云朵懂得多了眼界也比以前开阔了,不再盯着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了,和顾伯军也不吵架了,每年给二老的养老钱也爽快了。

    在那个小姑娘回家嫁人以后,她和顾伯军的感情就越发的好了。

    夫妻齐心,两口子的生意越做越大,在顾云航上高中的那一年,顾伯军的超市已经从镇山开到了县里,顾云航上大学的那一年,顾伯军的超市在县里开了一家分店,等顾云航大学毕业以后他回家接手了超市,他更能跟进潮流,抓住了市场变幻的机会,给自己家的超市做的更加的大了。

    不止如此,在网络时代来临时,他还兼职卖一些西南特有的山货,一年下来挣得不比超市少。

    【梦里的袁向媛】

    安婉婉被执行死刑后,袁向媛觉得桎梏在她心中的枷锁终于没有了,给李景知上了坟,她从公司辞了职,背着行李一路从南走,她把她想去的地方都去了一个遍。

    她的这一站,是大理,在大理的客栈睡了一觉,袁向媛背着包走出客栈,逛了一天后,在傍晚她走进了一家街角的小酒馆,酒馆里人并不多,在酒馆的中央是一个圆形的舞台,一个穿着民族服饰的姑娘在安静的弹奏着舒缓地音乐。

    袁向媛手里的酒一杯又一杯的送入口中,一瓶喝完,她已经微醺。在她的身边一直有一个男士,也不和她搭话,就是时不时的和她碰一个杯。

    袁向媛成功的把自己灌醉以后,袁向媛结了账拿起包跌跌撞撞地往客栈走。客栈离小酒馆并不远,她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客栈以后直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但很意外的,房间门怎么打都打不开。就在袁向媛发脾气的前一分钟,房间门自己打开了。袁向媛满意了。

    她走进房间,没注意到屋子里摆设的变化,往床上一趟,分分钟几睡着了,在确认她睡着以后,一个高大的男人走到她的身边,整理整理她的头发后,静静地看了她好几分钟,轻声道:“多年不见,袁向媛,你真是出息了。”

    夜深了,男人从床上做起来,到楼下请老板娘来给袁向媛换了衣服,待老板娘走了以后 ,男人在袁向媛身边躺下,一觉到天明。

    清晨,一身尖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惹得停留在电线上的鸟儿纷纷飞起。

    客栈中,袁向媛抓着被子一脸惊恐地看着从床上坐起来的男人,因为是早晨的缘故,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高高地挺.立着,袁向媛觉得她眼睛都要瞎了。

    男人捡起地上的浴巾围在自己的腰腹间,挑着眉看着袁向媛:“叫什么叫?昨晚上你可不是这样的。”

    袁向媛哆哆嗦嗦地指着他:“你是谁?”

    背过身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黯然随即又笑了起来:“我是王远航啊,昨晚你不是叫得挺欢的吗?”

    王远航加重了叫这个字。

    袁向媛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王远航是个厚脸皮,之后的行程里总是跟在袁向媛的身后,美其名曰要袁向媛负责,袁向媛烦不胜烦,却又怎么都摆脱不了王远航的纠缠。王远航跟着袁向媛走了许多地方。

    等两人从西南走到西藏时,在袁向媛45岁生日那一天,袁向媛问王远航:“你愿不愿意娶我?”

    王远航从自己裤兜里掏出装了好几个月的戒指。

    【安婉婉姐妹】

    小云林六岁的那一年,林郑娟上天津去和那边的高中做学术交流,晚上和一帮老师从饭店出来,路过一条不甚繁华的小街,她看到一个和安婉婉长得十分相像的姑娘站在街头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调笑,因为多看了几眼,她身边的女老师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笑了。

    “林老师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状况?这样的人在天津这边可多了,有时候一条街都站满了,就因为这个,我到了晚上都不让我爱人出来。”

    林郑娟朝她笑了笑:“确实比较少见。”

    那老师靠近林郑娟,小声的在林郑娟的耳边说:“你啊,还是年轻,你别看现在这些小姑娘都娇娇弱弱的,可背后啊,这些人都是瘾、君子呢。”

    林郑娟闻言再转头看了一眼,正好和安婉婉的目光对上,对视了几秒钟后双双移开了眼睛。

    安婉婉从小旅馆出来,拖着疲累的双脚往落脚的出租房走去,她租的房子在城中村,一间屋子一个月100多块钱,就小小的十五平米,比她小时候的房间小了很多。她的小屋子里灯光明亮,她在门口站了很久,然后才打开门走进去。

    一个高大的青年躺在屋里的沙发上,见她回来了,又赶紧站起来:“婉婉。”

    安婉婉脱了衣服,露出带着青紫的后背,没有转身,轻声道:“骆俊生,你回去吧,以后不要来找我了,回家娶一个媳妇儿,好好过日子。”

    骆俊生过去抱住安婉婉,嘴胡乱在安在安婉婉后颈处亲着,安婉婉挣扎不过,也不想挣扎,被迫受了一回后,骆俊生起身一言不发的穿上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在他身后,安婉婉哭得撕心裂肺。

    不久,安婉婉的身体开始瘙痒溃烂,去医院检查,得了花柳病病,有了这个病,当年包养她的那个男人终于放她走了,出租屋里的女人怕被她传染,合伙把她轰出了那一片地方。走投无路的安婉婉想起了安瑶瑶,那个最疼爱她的二姐,拿着行李带上仅有的钱回了北京,找到安瑶瑶嫁的那家男人。

    安瑶瑶一点儿也不高兴她来,两姐妹见的第一面便是吵架,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安瑶瑶指责安婉婉人面兽心,拿她当枪使,安婉婉这么多年在外面也不是白混的,当场就骂了回去,说安瑶瑶光长个儿子不长脑子,没良心,偷拿了她们共同的财产走了。

    姐妹俩不欢而散,安瑶瑶回到家,被他男人呵斥着去做饭哄孩子。那年她偷了钱去找她上大学时处的对象,却发现他那个对象已经和别人结婚了。她又不想回家,于是便找了一家餐馆当了会计,她还是怕苦,于是在老板娘的撮合下嫁给了她儿子,她嫁的这个男人最大的本事就是躺着吃喝,懒得能生虫子,就连夫妻都要她自己动,她不动就抓东西打她。

    她的孩子已经五岁了,是个女孩儿,在家里日子过得很不好,被打是家常便饭,每次她的孩子被打时她都会想,她小时候打过的那些孩子的父母的心情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心疼,悲愤,无可奈何。

    安婉婉从安瑶瑶家出来,在偏远山脚下的一间茅草屋里静静的等死,她一直觉得她的人生不应该这样的,她应该光鲜亮丽的站在高处接受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为了这个目标,她也一直在努力,为了达到目的她不择手段,可惜,到头来,她什么没有抓住。

    安婉婉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想,要是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不会再去肖想不是自己的人和东西,她一定会安安分分的走完她的一生。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十月安心】

    安心在电脑文档上敲下最后一个字,看着结尾的句号,她久久的缓不过神来,这本书从写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用化名,只是把有些敏感的地方给刻意模糊掉了,整本书的主线都是袁向前和安婉婉的爱情故事。

    她妈妈的事儿,她从小就知道,谁也没有瞒着她。她从小就没有得到过爱,于是在看到她妈妈的那本手札以后,她写了这本小说,她和她妈妈都是一类人,就只能在文字上面找爱情,找亲情。

    这本书的走红是意外的,签约是编辑找上来的,出版社是文学网站自己联系好的,签约后她没个月光挣钱就挣了四五万,加上出版后的钱,一共是二十万,这二十万加上袁向前给她的房子,够她在学校旁边买上一套房子了。

    说做就做,在拿到所有稿费以后,她第一时间就买了房子,买的房子在她大一结束才能竣工,因此这几个月,她仍旧住在出租房里,大学开学了以后她才搬到学校宿舍去。

    这天上完课出来,她的微博有个人私信她,说是她亲生父亲的家人,安心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她不是袁家的女儿,这她早有怀疑,这个怀疑在初中验血的时候得到了证实,袁向前是A型血,她妈妈是O型血,她却是B型,从遗传学上来讲她就不肯能是袁家的孩子。因此她不姓袁。

    她都能知道的事儿,袁家没道理不知道,她不明白袁家为什么养着她,她也曾想过她的亲生父亲会不会是那个恐怖组织的人,而袁家养着她只是把她当一个鱼饵,但后来她就把这个想法否了,袁家给她的好教育,不是假的。

    拿着最新款的水果机站在路边,安心犹豫了很久,下定决心后她双手颤抖着回复了。

    和那个自称是她亲生父亲的家人约好下午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厅见面,安心回到宿舍去坐立不安,和她一个宿舍的人关心的问了她几句,她笑了笑,说没事儿,见她这么说,室友也就不再问了。

    眼看着就到约定的时间了,安心背上小背包走着就去了,到了约定的包间,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穿着一身黑色纱裙的女人,一个巨大同款宽檐帽放在沙发上,见她来,那个女人侧头过来看她,安心惊讶的发现,她们居然有两分相似。

    “坐。”

    安心坐到女人的对面去。

    “我叫骆俊月,或许你听说过我。”

    骆俊月说完就走了,安心在咖啡馆坐了很久,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会是骆俊生的孩子。但她知道,骆俊生在她妈妈被判入狱那年就死了,原因不明,骆俊生死了以后骆家一家就回了西南,这么多年了,除了每年重大节日的问候,根本就不来往了。

    她妈怎么和骆俊生怀上的她,袁家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收养她的,安心都不想去知道了,回到学校,她第一件事儿就是登陆网站的后台,把她写的那本书申请锁定,在首页挂起一封道歉信,终于发出去的那些书,她追不回也不想去追回了。

    她锁这本书,是不甘心的,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骆家要求她这么做,袁家那边要是知道了她在网上这么编造事实,也不会让她有好果子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了,在没有入V的时候我居然也能日万,我真是太棒了,这么棒的我,有夸奖吗?

    夸得好听有红包哈(对,就是这么不要脸。

    今天写了太多了,看了头晕,有错字漏字多字的大家在评论区指出来,我睡一觉明天起来改,么么哒

    这本书到这里就是完结了,感谢大家一直追到这里,鞠躬。

    下一本书在5月1号准时开更,大家收藏一下预收文,大家了解一下哈,破镜重圆那一款的,文案设定改了很多次了,希望大家会满意,要是喜欢我的文风,也希望大家收藏一下我的作者专栏,再次感谢,鞠躬

    《重生之初恋》

    何若初是裴邢的初恋,两人最后分手了。

    当何若初重生到他们分手的第四年......

    裴邢曾对何若初说过一句话:“何若初,你这个狗屁气除了我,还有谁愿意惯着你?捧在手心我怕你摔了,含在嘴里怕你化了,恨不把你栓根绳子把你绑在身上,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