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8章 【番外顾】

作者:雨落窗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郑娟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 她看到自己从床上飘了起来, 被一股外力扯到了出去, 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再次睁眼,林郑娟惊讶地发现她居然来到了来苍村。

    来苍村的风景一如既往地好, 还没等她感叹够, 她就见到还是个少年的顾仲斌扛着书包从她面前的大路上跑过,在他身后, 年轻了很多的顾冀中手里捏着一根手指粗细的竹条追在他身后,林郑娟条件反射的捂住自己的屁、股。

    竹条打人什么的,不用回忆光看着就疼。

    顾仲斌跑得很快, 顾冀中也不差, 在顾仲斌左闪躲过牛群时,他终于被顾冀中抓到了。都不用回家,当场顾仲斌就被顾冀中用竹条抽了,周围的人没有一个劝的, 顾仲斌这个小子做事儿做得太过了。

    想要去当兵报效祖国没有错, 但是瞒着父母去报名就不对了,要不是村支书来村里通知这件事儿顾家人还被蒙在鼓里呢。

    竹子的韧性相当好,顾仲斌被抽得嗷嗷叫却一点要断的痕迹都没有,在路边看热闹的人见打得差不多了,出来劝和,顾冀中借坡下驴,把顾仲斌带回了家。

    家里迎接他的是钟玉兰的另外一顿打, 如果说顾冀中的打是让顾仲斌疼在身上的话,那么钟玉兰带着哭诉的殴打就是疼在顾仲斌的心里。

    可在得知父母同意他去当兵的那一刻,他觉得那两顿打来的值得很。

    回家的那一天,顾仲斌带走了他们家的一张全家福,这张全家福上面也有林郑娟的照片,她依偎在顾仲斌的身边,跟个小媳妇儿似的。

    顾仲斌这次同样到了北京军区服役,因为没有林郑娟的信件,顾仲斌也不知道林郑娟住在哪里,有心打听却发现北京太大了,没有方向想找一个人根本就是不可能找得到,找了四五回以后顾仲斌就没再去找过了。

    部队的生活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整天都在训练当中度过,光怎么走怎么站就学了一个月,分到连队以后日子稍微好一些了,有能摸到抢了,顾仲斌这才察觉出了点当兵的乐趣来。

    顾仲斌因为表现优异,很得班长青眼,训练时总是盯着他,不知不觉的给他加了不少课,在连队比武中,他打败了连里的人,成了冠军,连里给了不少奖金,顾仲斌都寄回家去给钟玉兰了。在连队比武过后,顾仲斌的人缘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但同样的,敌意也不少,经常在训练中他就要接收一些莫名其妙地挑战,顾仲斌从来不惧。

    慢慢的,顾仲斌也在营部打出一点名气出来了。

    三年时间一晃而过,顾仲斌在纠结转业回家还是继续服役,他给父母写信回去的,回信很快就到了,顾冀中钟玉兰在信里表达的思想很清楚,路是他自己选的,就是跪着,也得把它走完。

    看到这句话,顾仲斌也不犹豫了,他爸说的没错,路是他自己选的,既然选择了,就要把这条路走平、走顺。

    从这以后,顾仲斌就抓住了一切可以往上爬的机会,每次有任务,他总是以最积极的态度、最好的成绩拔得头筹。

    他的名声越来越大,见团长都知道了他,了解了顾仲斌的一些基本情况以后,将推荐上军校的名额给了顾仲斌。

    顾仲斌上的是河南军工学校,这所学校历史悠久,是一所在抗战时期便成立的大学,初建时是用作军工厂的。在建国之后才改做了军校,但能来这里读书的,日后就职的方向也大多是研究类人员。

    顾仲斌在初中时数理化学的非常棒,但在当兵多年以后,那些知识还给了高中老师。

    顾仲斌是个不服输的,老师讲课听不懂,他便在下课以后一遍又一遍的看,实在学不会他便去问懂的同学,还是听不懂,他便用津贴买辅导书跟着学,买不到的利用课后时间去将知识点整理出来。如此一个学期以后,他的文化课终于从班里倒数挺进了中游。

    在训练上他的成绩更是甩了同班同学一大截,名列前茅。

    大三那一年,顾仲斌特地在暑假回了家,当他得知林郑娟一直没有回来过以后,一种名为失落的东西占满了他的胸腔。顾仲斌在林家小院里的桃子树下坐了很久,他觉得造化真是弄人,小时候他总想着要是林郑娟这个烦人精要是不跟着他就好了,那样他就能跟着村里的小伙伴们上树掏鸟蛋下水摸螃蟹了。

    甚至有两年过年时他的新年愿望都是让林郑娟远一点,不要缠着他。当时偏偏不得愿。

    后来长大了,他也知道爱护林郑娟了,特别是和家里那个刚刚出生的小奶娃娃相比,他觉得哄林郑娟的日子简直就是在天堂。

    在林叔走了以后,顾仲斌听着他爸妈说要把林郑娟收做干姑娘养在家里,顾仲斌不知道怎么的,感觉自己不太高兴。

    后来听村里的人说,他爸妈心思不纯,嘴上说要把林郑娟收做干姑娘,但是私底下却是要让林郑娟做顾仲斌的媳妇儿。

    顾仲斌觉得挺好的,林郑娟做了他媳妇儿,他肯定会对林郑娟好,一定不会和隔壁梁家大哥一样天天大媳妇儿。

    可惜他的愿望老天又没听到,林叔的头七过后,林郑娟的亲妈来把林郑娟带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天色渐黑,顾仲斌站起来拍拍军装上沾上的尘土,扶着桃树说了一句:“没良心的小丫头。”

    那句话林郑娟听到了,她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上辈子她活的太单纯,到了袁家害怕被赶出来就啥出格的事儿也不敢干,因为郑又荣不想和林郑娟联系来苍村的人,她便不敢联系,后来长大了,时间过得太久了,她也没想过要联系了。

    她很后悔,她想,要是她上辈子上了高中以后但凡联系过顾家一次,她的结局可能都不会那么惨。

    顾仲斌从军校毕业以后去了酒泉兵工研究基地,在这里,他一干就是十年,忽然有一天,顾冀中给他打了个电话,跟他说,林郑娟死了,死于山体滑坡,顾仲斌当时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顾不上了,飞奔出了实验室,白大褂都来不及换,拿了证件就往家敢,跟在他身后的助理只能转道儿去给领导请假。

    林郑娟在西南出的事儿,教育局联系袁家,袁家那边是个女人接的,一听见在说林郑娟,一句话不说的便挂了电话,无奈之下,教育局把电话打到了来苍村,钟玉兰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便联系了顾仲斌。

    因为她知道,她儿子喜欢林郑娟,甚至为了林郑娟,一直都不娶媳妇儿。

    顾仲斌把林郑娟的尸体入了殓,给她烧了头七的纸后便回了酒泉,在走之前,顾仲斌把自己身上戴了十多年的子弹壳埋在了林郑娟的坟头上。

    回到酒泉以后的顾仲斌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研究当中,把手里的项目研究完了以后,他联系了北京以前的战友,将林郑娟身前的事儿查了个底儿掉,安婉婉这人自然而然的就进入了他的视线内。

    通过特殊手段从同学手里拿到安婉婉到部队以后的全部资料,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来研究,觉得安婉婉所参加的某些战役存在着很多不明显的巧合,因为实在太巧了,不用心不仔细根本就发现不了。

    顾仲斌向研究所请了一个为期半年的长假,经过一番仔细认证过后,顾仲斌得出一个可以震惊的结论,安婉婉,或已叛国!

    以前调查安婉婉,他是在迁怒,但查到这里了,顾仲斌半点不敢耽误,把调查报告通过老同学的手一点点的网上递,恰好碰上袁向前也来递交资料,两份放在一起审理,很快,安新志父女就被抓了。

    顾仲斌一直都在关注着安家贪污案的后续,再安婉婉被判刑以后,他特地回了来苍村一趟,给林郑娟的坟除了草,在坟前喝了一夜的酒。

    在调查林郑娟的过往中,顾仲斌对林郑娟的印象一点点儿的加深,林郑娟在他心里的心想一点点的丰满了起来。顾仲斌以为早已经淡了的那些少年心事儿慢慢的复苏。

    在一次他的领导接到钟玉兰的电话让给顾仲斌找对象时,顾仲斌一口便回绝了,林郑娟走的那一年他三十一,到了今年,他都三十三了,娶媳妇儿还能娶个什么样的呢?差一点的他不喜欢,人好学历也好的他不乐意,那个刚刚好的人在阴差阳错中再也找不见了。

    何必将就?

    顾仲斌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科学研究,为中国的核弹事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他去世的那一年是2017年,那一年,他51岁。应他要求,他被葬在了林郑娟的身边。

    生未同裘死同穴。

    林郑娟在梦里哭得死去活来。

    她记起来了,在她出车祸的钱一天,新闻有一个推送,说中国伟大的弹道学家逝世,名字也说了,职位也说了,但她忙着学习,什么记住。

    林郑娟从哭泣中醒来,醒来后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她睁开眼睛,顾仲斌抓着她的手,趴在她的身边睡着了,林郑娟动动手指,顾仲斌就醒过来了。

    他一脸的胡茬,头发也像是很久没打理过了一样,对林郑娟笑了一下,傻气尽显,林郑娟眉眼间尽是温柔,她对顾仲斌轻声道:“孩子和妈呢?”

    “妈他们抱着孩子去楼上洗澡称重了,你饿不饿,渴不渴啊?”

    林郑娟摇摇头:“你回来多久了?”

    “没多久,你刚睡着我就来了。”

    “我睡了多久了?”

    “半个多小时。”

    林郑娟讶然,她以为这一个梦做完,怎么着也得三四个小时,没成想才用了半个小时。

    顾仲斌还想说话,护士过来给林郑娟揉肚子,护士走了以后,顾仲斌给林郑娟换了垫在内裤里的纸巾后搀扶着她去厕所。

    林郑娟的下、身不舒服,走得很慢,顾仲斌便小步小步的扶着她走,走一步停一步,时不时的还问林郑娟身上疼不疼。

    林郑娟都笑着摇摇头。

    林郑娟生的是个儿子,长得和顾仲斌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顾仲斌给取名叫顾云林,从了顾云字辈又把林郑娟的姓氏融入了进去,和林郑娟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小云林生下来就有八斤重,在月子里就能吃能长,每隔两个小时,小云林就要吃奶,一吃就能把两边都吃空,出了月子林郑娟的乳汁不够吃林耀华买的那些奶粉终于派上用场了。

    林郑娟生孩子,顾仲斌有三个月的假期,林郑娟做月子的时候顾仲斌就帮着看孩子,孩子尿了拉了都是他在忙活,林郑娟的主要工作就是喂小云林,吃饱了就睡的日子让林郑娟成功的又涨了好几斤。

    等出了月子,她就成了140斤的胖姑娘,林郑娟都不敢照镜子,就怕自己下照自己。

    孩子摆满月酒时,顾冀中和顾伯军到了,家里不够住了,顾仲斌在镇上租了一间大房子,五间正房五间倒坐两间厢房的格局,中间还有一个大院子,这么多的房子,足够将他们这一大家子住的了。

    满月宴过后,顾冀中主持着把家分了,家里的田地顾仲斌两兄弟平分,他们老两口跟着顾仲斌过,因此在分家里存款时,顾仲斌便拿了大头,老两口留了一部分,一份留着给还在上大学的顾叔珍,剩下的给了顾伯军,顾伯军没有要。

    顾伯军不想分家,他也不明白顾冀中为什么非要分家,他的生意做大了,今年在县里开了一家生活超市,因为超市里东西全,生意不错,刨去本钱和房租后一年能挣个五六万的,他和刘云朵前几天还寻思着在县城买个房把老人孩子都接过去呢,怎么忽然就分家了。

    顾冀中知道大儿子的想法,他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烟袋,点了火抽了一口,道:“树大分枝,人大分家,都是人之常情。前几年啊,我和你妈一直帮你们哄孩子,现在你们的孩子也大了,我们也该给你弟弟家哄一哄了。”

    顾伯军看得出老两口心思已定,也不再劝。

    顾冀中老两口跟着林郑娟他们过,林郑娟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她和钟玉兰不存在传说中的婆媳关系,两人相处得和亲生的一样,两人有啥就说啥,意见相反的时候也吵过架,但吵过就完了,该怎么相处还是怎么相处,谁也不记仇。

    小云林三个月时,顾仲斌休假结束回部队,林郑娟也回学校了,她上次教导的学生已经升了初二了,林郑娟便没有继续教导她们,而是又从高一教起,这届学生比上一届皮了很多,林郑娟不是班主任都被她们折腾得够呛。

    小云林和小柏安不同,半点不好哄,林郑娟一不在她就开始哭,怎么哄都哄不好,林郑娟曾经对付小柏安的那些招数对上他一点儿用都没有,无奈之下林郑娟只好带着他上班。她上课时就由钟玉兰哄着在学校玩儿,林郑娟下课就哄他。

    等小云林长到半岁就有点小男子汉的气概了,轻易不哭,钟玉兰带他在学校玩的时候最爱看学生们打篮球,看到别人进球了欢呼他也会跟着鼓掌。同学们也很喜欢小云林,女孩子们不打篮球的时候就爱逗他玩。

    小云林年纪不大野心却不小,看到长得好看的哥哥姐姐就抱着不撒手,硬抱下来还会假哭两声,人家一哄他他就乐了。

    林郑娟把高一学生带到高二时,小柏安已经会扶着东西走了,因为常年混在人多的地方,他成功的被培养出成了人来疯的性子。人一多一热闹他就想唱歌,也不知道是哪个捉狭鬼教他唱了纤夫的爱,没事儿他就吼两嗓子,歌词记不住也就算了,调子都唱不准。

    林郑娟越来越忙,在高二的第二个学期搬进了学校宿舍,小云林此时还不满两岁,钟玉兰就跟着她一起住,把顾冀中和林耀华留在了薛镇。

    他们俩闲着也是闲着,最后一合计,在当地租了两亩地种地种些玉米油菜等农作物,除去房租,一年的产出刚好够林郑娟一家吃的,应季蔬菜吃不完还能拿出去卖两个钱。

    他们也不无聊了,冬天时两人还琢磨着弄个大棚种蔬菜,一人出一半钱,谁也不能吃亏,他们要折腾,林郑娟都随他们。

    小云林上是三岁上的幼儿园,他上小班小柏安上大班,哥俩儿打遍幼儿园无敌手,成了幼儿园的一霸,今天抓小姑娘头发,明天揍小男孩儿的,三天两头的林郑娟和郑又荣就要被请家长。

    这次林郑娟又被幼儿园请去了,原因是哥俩合伙起来把一个小个男孩儿揍了,原因是小柏安喜欢的女孩子和那个小男孩玩不理他们了。

    出幼儿园趁着还没到家,林郑娟抓着俩小子一人打了一顿,俩孩子捂着屁股哇哇叫,被闻讯赶来的钟玉兰和郑又荣抱进了怀里,两老太太一人抱着一个儿心啊肝的一通喊。

    林郑娟气得在一边直跳脚:“妈你们不能这么惯着他们!”

    郑又荣一个白眼就朝她飞过来了:“他们还是小孩呢,你打他们做什么?好孩子都是夸出来的。”

    “合着他们在学校打架了我还得夸他们打得好打得棒啊?”林郑娟狠狠地瞪了两个靠山来了以后开始无法无天瞎告状的熊孩子。

    “哎哟,奶的乖孙哦,和人打架打输了没啊?打疼了吗?”钟玉兰把两个孩子翻来覆去地看,见没受伤松了一口气,对林郑娟道:“你小时候也没少和斌子到处惹祸,我们打你了没?”

    林郑娟把嘴闭上了,钟玉兰是没打她,都打顾仲斌去了。说起她的小时候,林郑娟悔得肠子都青了,要是早点知道以后她的孩子会这么熊,她肯定会做一个乖乖女,省的教训孩子的时候总被长辈怼回来。

    寒暑假王涵语回来林郑娟家住,每当这个时候,俩小子就乖巧多了,一个忙着哄姐姐,一个忙着讨好妹妹,吃块儿肉都恨不得让小涵语先咬一口,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载着两人感情的小船翻得最快。

    越长大三人的感情就越好,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起上学,等到了大学才各自分开。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日万,还有4500,等我。

    我完结了你们肯定是书荒了,于是我又来推我的好基友们的文了。

    外乡人的《红楼之好想哭》

    半截白菜的《为你作画》

    雪默的《影帝的初恋》

    还有一个打簿的《少年样本》

    最后,就是本宝宝的预收文《重生之初恋了》收藏作者不迷路哈。开坑时间在四月一号,我休息一个月存存稿,么么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