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0章】

作者:雨落窗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郑娟眉头一拧:“纠察还管人家夫妻打架的事儿?管得也太宽了吧?”

    不说这个还好, 一说这个, 顾仲斌就来气, 家属院里谁家夫妻没打架?就去年他们团长家还打了一架呢,问题是谁会在打完架以后去纠察队举报自己的丈夫家暴自己?举报完了孩子也不管了,自己回家去往床上一躺就完事儿了。

    林郑娟听完顾仲斌的话, 简直一言难尽, 她之前就觉得赵雪莲不太靠谱,嫉妒心强, 眼界也小,但她没想到赵雪莲的格局和她的心眼一样大,韩指导员才多大?也就二十五六, 现在又是上升的关键时期, 她把自己丈夫作进了纠察队,就跟把自家丈夫亲手送进派出所一样,实质伤害是没有,但是名誉权绝对有损伤。经过了这么一遭, 上头考虑升迁的事情时, 韩指导员绝对吃亏。

    还有一个就是孩子了,作为一个母亲,把孩子扔在并不是非常熟悉的战友家,自己倒头呼呼大睡,得多大心才能干得出来这事儿啊?林郑娟理解不了。

    顾仲斌去洗澡了,林郑娟叫他听着点孩子,自己到楼下去把垃圾倒了, 回来路过一楼,马嫂子叫住林郑娟:“弟妹,德荣那孩子现在在你家呢?”

    马嫂子她们昨天半夜开解了赵雪莲以后就回家了,孩子则交给了韩指导员,韩指导员被纠察带走这事儿她也是在吃了早饭以后才知道的。她上楼上去敲了赵雪莲家的门,赵雪莲没开,敲顾仲斌家的也没人应答,她这担心了一个上午了。

    林郑娟把垃圾扔进垃圾桶,道:“在呢,还在睡觉没醒呢。”正是因为孩子一直没醒,顾仲斌才一直没去部队。

    马嫂子松了一口气:“那一会儿他醒了你能弄不?不能的话就把他送我这儿来。”林郑娟到底没有养过孩子,马嫂子有些担心。

    林郑娟也没多做解释,话不能说得太满,要是一会儿韩德荣不听话她就送下来和马嫂子一起哄,要是听话的话她就自己哄了。

    “行。”林郑娟应道。

    马嫂子叹了一口气对林郑娟说:“你说德荣他妈到底是图个啥,一个月也就三十块钱,一年下来也就少一个多月的津贴,这一个多月的津贴能干啥大事儿啊?”

    赵雪莲来随军俩年了,这两年虽说不招人喜欢吧但也绝对不招人讨厌,平时做的最多的事儿有也就是抱着孩子和别人说说八卦啥的,真是没想到她是这种人啊,果然知人知面不不知心。

    “谁知道呢。”林郑娟一摊手,极品的思维正常人永远无法理解,“嫂子,我不跟你唠了,我回家做点饭去,老顾还在家待着呢,一会儿那孩子醒了我再来跟你说话。”

    马嫂子一听这话也不拦着了,“去吧去吧。”

    林郑娟走上楼梯,马嫂子家屋里也传来了一生闷哼,马嫂子赶紧跑进去,见到自家婆婆要去够桌子上的开水喝,吓了一跳:“妈,你要喝水怎么不叫我?”

    她婆婆乐呵呵地接过儿媳儿到给自己的开水,一遍吹一边说道:“这不是看你在和人说话呢吗?那个孩子是在顾家呢?”

    马嫂子点点头:“在呢,顾连长搂着睡的.......”

    林郑娟回到家,家里冰箱里啥都有,她取出用塑料袋装好的一袋子韭菜剪出一小把,切出根部后把韭菜叶子切碎装盆,加入一小勺盐,等韭菜叶子里的水分被腌出来以后,她加入一碗半的面粉,打入半个鸡蛋不加水揉面。

    韭菜本身便自带水分,因此这面团是越揉越软,面团揉至表面光滑以后静置十分钟醒面,醒好以后再揉十分钟再醒五分钟,之后便擀面条,面条擀大块儿后加面粉叠在一起切成面条。

    锅里加水煮开,于此同时,她用葱,香菜,蒜和辣椒油加一些盐和少许的酱汁儿做成了料汁儿,锅里水开后放入面条煮两开后盛出搁在碗里淋上料汁儿,香气扑鼻,光闻着味道,顾仲斌就觉得自己能吃四碗。

    事实上他也确实吃了那么多,林郑娟饭量小,一碗面条就饱了,他们吃饱饭了,屋里的韩德荣也哭了。

    林郑娟去把韩德荣抱出来,一边哄着,一边吩咐顾仲斌去把之前就盛好的单独煮的面条端过来,一点儿点儿的喂韩德荣吃。

    见到了吃的,韩德荣也不哭着喊妈妈了,把韩德荣喂饱,顾仲斌也穿上作训服走了,林郑娟给韩德荣把了尿,把他抱到床上去,给他找了一些家里不用的东西给他当玩具玩,自己忙活着给栀子花浇了水,脏了的衣服也扔到洗衣机里搅着去了。

    大概十一点,韩指导员终于回来了,他第一时间到顾家把自己乐不思蜀地孩子接了回去,林郑娟见韩德荣不啃走,从冰箱里给他拿了一个小苹果,韩德荣便乐了。

    林郑娟把韩家父子送到门口,对韩指导员说:“回家去有话好好说,别再吵了,仔细吓着孩子,要不你再把孩子搁我这儿我帮你看着会儿?”

    韩指导员摇摇头:“已经麻烦您一个上午了,我自己看着他就行,您回吧,我今天一天都在家,我自己看着就行。”

    林郑娟不放心地点头:“那一会儿要是有啥事儿你再送来给我,敲门就行。”

    韩指导员一连声地道谢,林郑娟看着他开门进了家后才转身回了家。

    韩指导员回到家里,看着自家一片狼藉的客厅,再回想别的军嫂家里整洁干净的样子,只觉得心累。

    他和赵雪莲是初中同学,初中毕业后赵雪莲就不上学了,后来他到了年纪,家里给他介绍对象,第一个就是赵雪莲。20岁的赵雪莲生得比初中的时候好看多了,相处了几天,觉得人不错,他们就订婚了,到了23结婚,到如今快三年了,没结婚前分隔两地,靠着书信联系,一直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结婚后赵雪莲很快就怀孕了,他爸妈看着他们两口子一直分居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就让赵雪莲来随军来了,孩子出生以后他妈还来帮看了一年多的孩子,每个月给父母三十块钱的养老费也是以前商量好的,之前也一直也没见赵雪莲提出反对,他想不明白这次会是这样。

    抱着孩子绕过地上的碎瓷片,把孩子抱进房间,赵雪莲骑着被子睡得正香,哈喇子都流下来了。韩指导员抱着孩子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只觉得悲痛交加。他的父母都是老实人,对赵雪莲也从来没有亏待过,身为人子,不能承欢膝下已经是过错,要是连养老钱都给不了,他还怎么披着这一身皮做国家军人?

    赵雪莲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很快就起来了,见到韩指导员,她眼睛一闭,又要睡过去,韩指导员对赵雪莲道:“别装睡了,起来吧,把家里收拾收拾,你回老家去吧。”

    赵雪莲从床上坐起来:“凭啥让我回去?!”在家属院多舒服啊,一天做三顿饭和看孩子以外啥也不用干了,回家是不用干农活,可韩家一大家子都得她伺候呢。

    韩指导员一脸平静地看向赵雪莲,好半晌,讥笑一声:“孩子你不愿意看,养老费你不愿意给,不回去你想干什么?”

    赵雪莲大声地反驳:“不是不愿意给,是暂时先不给,咱们存点钱来买个冰箱买个空调不好吗?”

    也就是这时候,韩指导员才算是正真的明白了赵雪莲的想法,昨天晚上不管两人吵得多严重,赵雪莲都没有透一点的口风:“冰箱空调你知道多少钱吗?我一年的津贴都不够买一样的。再说了,我这些年的津贴都给了你,你存下了多少钱?有一万吗?怕是一千都没有吧?”

    赵雪莲脸上的表情不自然了起来,韩指导员的津贴是给了她没有错但是她弟弟不是结婚没钱吗?她就把钱给她弟弟了,今年她弟媳妇又怀孕了,她爸妈是老农民,一年都挣不了几个钱,她家就她过得最好,凭啥她就不能帮帮娘家了?

    韩指导员嗤笑一声:“以前你把钱给你娘家了我一句话都说过你,因为我觉得那是你父母,他们把你养大供你读书不容易。雪莲,你能不能也为我想一想,我爸妈他们把我养大,也不容易。”

    韩指导员说完,抱着孩子去了客厅,把孩子放在小木车上削了水果让他吃着,自己去厨房拿了扫把出来将屋子打扫干净,打扫完了他去厨房看了一眼,厨房里的碗盘子都被赵雪莲扔了,这些碗都是在世面上买的最贵的最好看,这一扔,又扔去了一二十块钱。

    把家里都归置干净了,韩指导员抱着韩德荣,走出家里,出了营地,打了一辆三轮车,到镇上买了碗筷回来。他不像赵雪莲那样追求好看,买的都是最便宜的最不好看的,路过百货店,他一个狠心,给自己儿子买了一袋以前永远不会买的奶粉。

    给父母邮寄了一百块钱以后,韩指导员只觉得神清气爽,凭啥赵雪莲能一百两百的给她爸妈,他就不能对他父母儿子好?这些钱还是他挣的呢,哼。

    作者有话要说: 韩指导员和我上本书的李红光是完全相反的两种男人,哈哈哈

    我感觉我就写这种极品啥的我最有灵感,难道我也是个极品(点烟沉思

    今天照样有30个小红包,大家踊跃留言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