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81章】

作者:雨落窗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081章

    李景知楞在当场, 袁向媛转身离开, 走到球场拐角处, 她回过头,李景知还在原地没有动静,心中的最后的那一丝希望终于破灭, 她不得不承认, 她爱上的那个男人,终究还是没担当。

    抽身过后回过头去看他们在一起的这七年, 就给她印象最深的,居然是他们还没在一起时李景知挑衅袁向前的那一刻。

    年少时的她觉得兄长是一座不渴跨越的大山,所以当有人来试图翻越这座大山时她不可避免地对那人产生了敬佩之情, 后来这份敬佩在李景知有意无意的接近中慢慢地变成了好感, 最后成了爱情。只是李景知太过让人失望,他像极了政治场上的政客,做事喜欢权衡左右。在她和他妈妈的这场无形的博弈中,他希望两边和平共处于是两边糊弄。

    在她这边忽悠, 在他妈那边敷衍, 她特别想问一问他,不累吗?

    袁向媛在巷子口遇到了往外搬家的安家人,安新志贪污证据确凿,已经被正式收押,所有不法财产被没收,不日便将在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进行审理,在此之前, 安家必须搬出部队大院,其大女婿也被政治审查,正在读军医大学的小女儿安婉婉被开除学籍。

    安母叶红琴和二女儿安瑶瑶互相搀扶着跟在车队后面走,家里的钱财大多被没收了,叶红琴攒下的私房钱得省着花,请了搬家的车以后就没多少了。安婉婉抱着一只土棕色的小熊跟在两母女的身后,安家的儿子不知道去了哪里,从出事儿到现在,谁也没见过他。

    路过袁家,安婉婉的脚步明显的慢了下来,走过袁向媛身边,两人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收回目光,就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安婉婉泪湿了眼眶。

    从这个大院走出去,她就再也进不来了,和她的向前哥也再也没有可能了,她爸爸做了那样的事儿挨枪毙是肯定的,而她,这辈子也只能当她曾经最鄙夷的那一类工人,成天为了生计忙碌,而她的向前哥却能成为国家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一类人。

    她恨她爸,恨她爸贪污受贿,更恨她爸贪污以后不把屁股擦干净,连累妻女。

    安婉婉随着叶红琴去了北京市区边缘的城中村,这个村子叫叶各庄,她妈妈的娘家就在这里,她爸没倒时她大舅二舅没少沾她家光,她大舅家的大表哥去年结婚的婚房还是她妈拿钱给起的。

    安婉婉她们来住的就是她大表哥家的婚房,在门口卸车,才刚刚站稳,安婉婉就被一块烂泥打中了后背,她一尘不染的嫩黄色羽绒服上脏污一片,一股尿骚味儿冲进鼻腔,她身边的安瑶瑶捂着肚子干呕出声,还没呕吐几声就被人同样用泥打中了屁股,怒不可遏地转过头去想要破口大骂,却被泥直接击中了脑门,混着尿骚味儿的泥从额头滴过鼻子掉在地上。

    一群小孩儿拍着手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闹着走远,远远地还听到了那群小孩儿中有人跟自家长辈邀功:“奶,我打了那个大贪官家的人了,算不算给我爹报仇了。”

    而后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算,我乖孙真棒,你爹会为你骄傲。”

    那个稚嫩地声音脆生生地说:“奶,我以后代替我爹孝敬你,以后长大了当法官,专门抓贪钱的坏蛋。”

    “好,好,好,奶等着那一天。”

    安瑶瑶呆呆地站在当场,安婉婉至始至终都没有转过身。安婉婉只觉得人生荒谬,曾经她们回姥姥家,叶各庄的人谁不欢迎她们啊?谁不讨好她们巴结她们啊?就刚才对话的那对祖孙,还拿自家做的麻团给她们吃过呐。

    ******

    安新志是西南动乱结束后第一个因贪污而落马的高层军官,人民日报、北京日报、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等等媒体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后续,北京一个娱乐杂志社甚至去暗访了贪官的家属也就是安婉婉一家。

    编辑声称安家人如今过得十分凄惨,平时都不出门,因为出门必被打,甚至买米买菜都没人愿意卖给她们了。

    这个年头的中国人,往上数三代,谁家没有两个当兵的亲戚?五六十年代谁家没为支援国家军队打杖饿过肚子?

    50万人民币得有多少?听人说了换成现金能摆满一间屋子呐!

    林郑娟觉得痛快极了,这才只是开始呢,安家这样躲安生的日子过不了多久的。她曾经调查过安婉婉的姥姥一家人,那一家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以前用得到安家所以把安家捧得高高的,现在安家对他们而言就是个累赘,闹翻是迟早的事儿。

    “娟子,走了,去订菜去了。”袁向媛穿着毛线拖鞋啪啪啪地从楼上下来,朝林郑娟喊道。

    “来了。”林郑娟把报纸扔在茶几上,跟上袁向媛的脚步。

    “你看今天的报纸了?”两人在玄关处系上围巾,换上雪地靴穿上军大衣,一起往院里走去。

    昨夜下了大雪,院里的积了一层厚厚的雪,明天就是袁向前的大喜日子了,袁奶奶把酒席的菜色交给了她们,她们现在是去饭店和大厨做最后一步确认的。

    “看了,怎么了?”林郑娟把大门锁上,钥匙揣在兜里。

    袁向媛把手拢进衣袖:“没想到安伯伯是那样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顿了一下她又道:“就是可怜了叶阿姨她们了。”

    叶红琴可半点不可怜,作为安新志的枕边人,她不可能不知道安新志收受贿赂,甚至有些贿赂就是经过她的手收的,现在还没把她抓起来不过是因为没人把她供出来罢了。

    只是这些东西就没有必要和袁向媛说了,梦里的那一辈子袁向媛过得太苦,林郑娟想让她这辈子过得开心一些,袁向前更是恨不得袁向媛这一辈子都是个单纯的小姑娘,于是袁向媛就这么被蒙在了鼓里。

    两人挽着手走出巷子,在巷子口看到等在路边的李景知,两人不约而同的消了声儿,然后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在她们走出十步远的时候,李景知才抬脚跟上。

    林郑娟悄声问袁向媛:“就这样让他跟着啊?”

    袁向媛满不在意:“他想跟,那就随他啊,跟我有啥关系,分都分了。”

    袁向媛快刀斩乱麻,在和袁向前谈话的当天就和李景知分了手,但李景知似乎不是这么认为的,每天早上照旧来找袁向媛,袁向媛不让他进屋他便在院子外面等着,她们出屋办事儿的时候李景知就充当保镖。

    “看他那样子在雪地里站了很久了,要是感冒了咋整?”林郑娟回头看了一眼李景知,李景知用手帕擦了擦鼻涕。

    袁向媛的脚步一顿,道:“吃药打针呗,还能干啥。”

    林郑娟听出她心里的不爽,于是便不再说话了。沉默地走到了小区大门外,从对面大院里走出来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年纪大些的穿着一身暗红色棉袄,和李景知长的有七分相似,另外一个有二十一二岁,穿着打扮十分时髦,一身白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一件粉红色的毛衣,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刘海烫成一个卷用摩丝固定在头顶。

    李太太越过林郑娟两人径直朝李景知走去,摸摸他的额头,和年轻女人一人一边的把他往政府大院拖,李太太埋怨道:“你昨晚还在发烧,今天早上才刚刚退下去一点,你出来瞎晃荡啥?嫌命不够长啊?”埋怨完儿子,她又语气柔和地从朝年轻女人道:“文文啊,真是太麻烦你了,你一个月才修那么几天假还得来照顾我这不成器的儿子。”

    韩文笑着道:“阿姨没事儿的,我正好在家闲着没事儿,上你家玩儿还能和你说说话呢,只要你不嫌弃就好了。”

    “不嫌弃不嫌弃。”两人聊着天,合力把李景知拖走了,李景知不停的回头看,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袁向媛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了政府大院,然后慢慢地看不见了身影。

    “真有意思。”袁向媛感叹,她一点儿也不愤怒,只是感觉自己七年的青春都为了狗,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两个女人驾着走了,连反抗都没反抗一下,“还好我和他分了,不然以后日子咋过,你看他妈,刚刚走过我身边一个眼角都没有,还有那个叫文文的姑娘,是他妈给他介绍的对象?呵呵呵。”

    林郑娟缩着脖子当鹌鹑。

    袁向媛发表了一番评论,一抹眼角:“走吧,看这天气一会儿还要下雪。”

    林郑娟乖乖的跟着袁向媛走了。

    这一天,袁向媛都没怎么说话,打起精神订了菜以后就一直在发呆,回到袁家,她喝了一碗郑又荣熬好的姜汤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袁国庆在看报纸,等听见袁向媛的关门声儿以后,他把林郑娟招呼过去:“娟子,媛媛从学校回来以后就一直不对劲儿,你老实跟叔叔说,她咋了?”

    林郑娟将袁向媛和李景知的事儿说了出来,袁国庆放下手里的报纸,一拍茶几,大声说道:“分的好,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家庭配不上我闺女。”

    作者有话要说: 从今天起恢复日三千了。

    我发现我写的小说里,永远是配角比主角精彩o(╥﹏╥)o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