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80章】

作者:雨落窗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太太微微有些愣神, 她不喜欢袁向媛, 因为一看见袁向媛, 她就想起了袁向媛的妈妈胡崇兰,胡崇兰比她大两岁,但她们却是一个家属院长大的人, 胡崇兰的父母是文学界的泰山北斗, 大学文学院的一把手,她父亲却只是个大学普普通通的教书匠, 一个月的工资将将够家里人吃饭的,不像胡崇兰,父母都能挣钱, 兄姐也能往家里拿钱, 她从小就嫉妒胡崇兰,她做梦都想让胡崇兰倒霉。

    终于在一夜之间,外面的天变了,全国上下都掀起了一股革命狂潮, 多少有钱的有权的都被抓下了马, 她在心里乐开了花,暗自祈祷着早点抓到胡崇兰家。

    可惜事与愿违,她等了好久也没见到胡家倒霉,可她再也等不下去了,于是便写了封匿名举报信到革委会,眼看着革委会的人从她家门口路过进了胡家,她高兴得快要飞起来了。

    事情终于如她所愿, 胡家父母的工作被停职了,胡家其他人的工作也受到了波及,胡崇兰连高中都没去上了,身上也穿上了她从来没穿过的补丁衣服。

    而她家却一步步地繁荣了起来,她姐嫁给了革委会主任的儿子,靠着这股东风,她顺顺利利地上了工农兵大学,她父母也从以前的大学调到了工农兵大学任教。

    她还在大学里遇到了如今的丈夫,结婚以后她随着丈夫去了千里之外的江宁工作,再次听到胡崇兰的消息时她家老大已经出生了,当时她只是一笑而过,在看到胡崇兰落魄的那一刻她就觉得心愿已了,自此以后胡家落魄也好昌盛也罢,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要说愧疚,她是没有的,因为她相信,当初写举报信的人不止她一个,她只不过是希望胡家倒霉的其中之一罢了!只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的小儿子居然会和胡崇兰的女儿搅和到一起,她只觉得肝疼肺疼。

    她儿子无数次问她为什么不喜欢袁向媛,当年那些旧事她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她怎么可能在她儿子的面前承认她的卑劣?因此只能强行反对,不择手段。

    李太太坐到李景知床边的桌子上,对李景知说:“我当然知道袁向媛不错,可是景儿啊,你要知道,像她那样骄傲优秀的姑娘是不可能放弃外头的工作在家里相夫教子的。”

    这李景知当然知道,因为袁向媛无数次和他说过以后真的出去工作了她要怎样怎样做,可他就是爱极了她那样的性子啊。

    李太太见状也就不再说了,不能操之过急,时不时的提一句就可以了,时间久了,他儿子总会受不了袁向媛的。

    下午李景知又来找袁向媛,此时袁向前和袁国庆都在家,袁向前也在家,袁向前照旧问了李景知早上林郑娟问的问题,李景知的回答与上午别无二样,袁向前顶顶腮帮子,定定地看了李景知几分钟,就在李景知左立不安时,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李景知不安地目光中将袁向媛叫到了书房,林郑娟怕他俩吵起来,赶紧跟上。

    袁向前在书房里走来走去,走了两圈以后他猛地停下,问袁向媛:“你和李景知是怎么个章程?谈了七年了,什么时候见家长,什么时候定下来?”

    袁向媛沉默不语,袁向前只觉得一股浊气直冲脑门:“别跟我装哑巴,当年你为了李景知跟我硬杠的那股勇气呢?别告诉我你们只是玩玩儿。”

    袁向媛也想到了从前,但她只觉得物是人非,沉默了一会儿,她说道:“哥,我们可能走不下去了。”

    得了准话,袁向前反倒不如之前着急了,他坐到袁国庆平常坐着的大椅子上,沉着声音问道:“你有没有被占便宜?”

    袁向媛闻言先是一愣,而后从脸颊红到了脖子窝,最后在兄姐担忧的眼神中缓缓摇头,和李景知恋爱七年,他们最亲密的动作就是亲亲小嘴儿了,不是没有想过更近一步,只是两人都想把最美好的留到结婚的时候。

    袁向前和林郑娟一起松了一口气。

    袁向前对袁向媛说道:“那你既然做了决定了,就别拖着了,你还有多少个七年和他耗下去?”

    袁向媛嗯了一声,便在袁向前的示意下出了书房,而林郑娟则留了下来,和袁向前将早上袁向媛说给她听的那些话原原本本地复述给了袁向前听,袁向前的手捏的咔咔响,脸上却露出了一个灿烂地笑容。

    真.他.妈有意思了啊,他家媛媛从小到大到哪儿不是被人喜欢着宠爱着的,还没谁给她难堪过,李家那个老娘们儿有意思啊,胆儿真肥啊,李景知那小子也不错啊,就是不知道抗不抗揍。

    林郑娟面对袁向前阴测测地笑脸,打了一个哆嗦,可怕,太可怕了,她哥的精神病好像又严重了,林郑娟心有余悸地从书房走出来,坐到沙发上她忍不住朝李景知投去一个怜悯地眼神。

    被怜悯地李景知毫无所觉。

    在袁向前出门之前,袁向媛将李景知带出家,两人朝后山走去,后山的篮球场已经废弃了,生了锈的篮球框在篮板上摇摇欲坠,篮球场的的四周长了一圈枯黄的草。

    “景知,我明天能去你家吗?”

    李景知没了言语,袁向媛自嘲一笑:“我们分手吧,李景知。”

    李景知没反应过来袁向媛在说什么,呆呆地看着袁向媛好半晌了他才结结巴巴地问:“媛媛,你...你...说什么?”

    “我说分手,没听懂吗?”袁向媛的声音没有半点起伏。

    看出袁向媛没有在开玩笑,他急切地拉住袁向媛的手:“媛媛,我不同意分手,我不同意。”

    袁向媛的神情哀伤,盯着李景知看了好一会儿,她笑着把手从李景知的手中抽了出来:“不需要你同不同意,我已经不想和你走下去了,因为在你这里,我看不到希望,以前我们还会在一起畅想未来,说我们结婚以后有了孩子是男孩儿女孩,又叫什么名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再也不聊这个话题的?是从暑假你妈妈跟我讲她不喜欢我以后。”

    “李景知,你是个懦夫,怂货,王八蛋!”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更新不稳定,那我定个时间吧,就定在晚上九点之前吧。

    我老公这几天都在家,天天我们都出去浪了,也没别的地方去,就去公园玩。

    我发现男人特别善变,昨天我闺女说她是小公主,问我是啥,我老公说是他的小公主,结果今天又跟我闺女说我是母夜叉,呵呵呵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