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64章】

作者:雨落窗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过了许久, 郑又荣才呐呐的说道:“他不是死了吗?”郑又荣的心乱了, 如同一层乱麻。

    袁国庆把身上的外衣脱了搭在椅子背上, 倒了杯水喝:“出任务去了,战争结束了他才回来,只是受了伤, 医生说也许就醒不过来了。”同为军人, 袁国庆理解林耀华,若是有一日国家也需要他, 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义不容辞。

    “国家那么多人,缺他一个了?为什么就非得用他?难道组织上都不考虑一下他家的情况吗?父母亲戚都没有一个, 女儿还年幼, 他倒是为国家卖命去了,留下一个娟子一个小姑娘孤苦无依,真是好大的情怀。”郑又荣捡起锅铲又回了厨房,自从林郑娟她们上了大学以后中午饭就是郑又荣一个人吃了, 中午做的少, 袁国庆过来了,林郑娟也要吃饭,于是她便又重新做了一锅米饭,菜也多炒了些,装在饭盒里放在灶台上放凉。

    袁国庆放下水杯不语,正是因为林耀华有这样的背景部队上才用他啊,没有亲戚, 暴露的危险就小,有一个女儿千娇百宠着长大林耀华也就有了软肋,不怕他背叛国家。

    在林耀华诈死以后来苍村那边能那么快的就联系到了他们,要说这里面没有使用特权,袁国庆是半点也不相信的。

    吃了饭以后两人也顾不上休息,收拾收拾就去了医院,路过郑又荣工作的邮局她还进去请客一个假,她们上班时间弹性大,谁有事儿请假也好请,要是害怕扣工资和同事换休也行。

    ***

    袁国庆走了以后,谭波跟林郑娟说着关于林耀华的事儿,可能说的实在是少,满打满算他给林耀华当警卫员的时间都不到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但足够让谭波佩服他,他将林耀华当成了偶像。

    “我们出任务的时候,经常听营长说起你,说你长得漂亮人也孝顺成绩也特别棒,营长还说了,这次任务出完了他就彻底的退了下来,退伍以后就在这边找个小院子买下来,等你大学毕业以后给你哄孩子呢。”谭波越说,声音越低,林耀华的这个愿望很美好,可以说是平凡至极,可对于他们来说却也难如登天。林耀华的背景他多少有些猜测,对于做过敌特的人来说,国家是不会让他们那么容易就复原的,甚至这辈子林耀华都可能要生活在监视之下。

    林郑娟没说话,哭了这一路,眼泪都哭干了,她静静的听着,渴了就端起杯子喝一杯水。

    谭波看见了,就说:“这个杯子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路过一个瓷器店看见的,营长一眼就相中这个杯子了,说你喜欢粉色,这杯子特别适合你。”

    林郑娟觉得自己口中的水都成了苦的,林耀华爱她,她知道,可在国家和她之间,林耀华选择的不是她而已。

    谭波犹豫了半天,从柜子下面拿出一个军绿色的包包,打开后从夹层里掏出一团透明塑料袋,等拿到了她面前她才发现在塑料袋中间放着的是一封折成四折的信。

    “营长说,他想对你说的话都写在这里面了。”

    林郑娟拆掉包装,撕开封层,谭波打开门走出去,临走前说出去外面买点日用品。

    看得出来写封信是很早以前写的,纸张微微泛黄,只看开头,她就知道这是一封遗书。

    这封信上详细的解释了他当年为什么不让林郑娟和郑又荣联系的事儿。

    关于这件事儿,林郑娟想了诸多可能,却从来没有想过在这里面还有郑家的事儿。

    林耀华说,在郑又荣回城不久,郑大舅的书信就来了,说他配不上郑又荣,郑又荣嫁给他是无可奈何,国家政策变了,他恳请郑又荣高抬贵手放郑又荣走,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郑又荣走探亲的路子不回来,回去那么久,除了刚到家发来的报平安的电报以后连封信都不见往家里捎,林耀华哪怕再自信他也是忐忑的,他知道配不上郑又荣,这并不是妄自菲薄,他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国家推行了上山下乡这个政策,像他这样的乡下莽夫别说是和郑又荣做夫妻了,就是见都是见不着的。

    他们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从西南到北京,他们横跨了大半个中国。

    郑大舅的信一直没断过,郑又荣的信却一封也没有,郑大舅的信一封又一封,措辞越来越难听,林耀华为了知道妻子的现状一一都忍了,还数次在郑大舅冷嘲热讽郑又荣吃的多不干活时给他汇钱汇粮票,他也曾给郑又荣写过信,却从未得到回应。

    说来可笑,他和郑又荣在一起那么多年,孩子都五岁了,却连郑又荣家的具体地址都不知道。他给郑又荣写信寄去的都是郑大舅的单位地址,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写的信有没有到过郑又荣手里。

    压死林耀华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郑大舅说郑又荣考上大学了,和大学中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走到了一起,那家人也是北京的,两家门当户对。

    林耀华很爱郑又荣,他知道郑又荣嫁给他并非是因为爱,因此他选择了放手,林耀华在信上对林郑娟说,如果他们都不放手,那最后只会成为一对怨偶。

    林郑娟看完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她不知道郑大舅给林耀华写信的事儿郑又荣知不知道,她也无意去追究,走到今天,她再去追究也没有意义了。郑又荣不可能和袁国庆离婚,林耀华醒来以后也绝对不可能和郑又荣再次走到一起。就像郑又荣自己说的那样,都是缘分,她和林耀华的缘分尽了。

    信纸还有两页,写得满满当当的,可是林郑娟却已经没有心思去看了,心底的疑团解开了,林耀华也回到了她的身边,那么林耀华在信上所说的就都不重要了。

    林郑娟把信叠好塞到林耀华的枕头下面,伸手握住林耀华的手,林耀华的手很大,比林郑娟的整整大了一圈,手上除了厚厚的茧子就是大大小小的裂痕,有的有她小指头那么长,有的小的用肉眼都看不到,林郑娟想,手裂成了这样,该有多疼啊。

    林郑娟将脸靠在林耀华的手背上:“爸爸,我今年上大一啦,大学毕业就去一名老师了,你不是说了吗?女孩你当老师最好了,你还记得仲斌哥吗?他也来北京了,我和他说好了,等我大学毕业就结婚,你说了以后我嫁给谁你都要帮我把把关,你说话可不能不算话啊。”

    林郑娟的眼泪滴到林耀华的手背上,林耀华的手微不可见的动了动。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短小我知道,但是没关系,够硬就可以(得意

    最近万姑娘要接的客人太多了,我是不会去凑热闹的,想让我日万的小宝贝你们死心吧(点烟

    最后感谢大家送的地雷和营养液,用手机更新也复制不了名单,大家等我用电脑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