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28章】

作者:雨落窗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28章

    林郑娟的表情一言难尽, 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才答道:“可能是因为我妈妈胸也大?”

    不记得自家妈妈胸到底大不大的袁向媛冷哼一声, 翻身背对着林郑娟,呼呼大睡。

    林郑娟躺着也睡着了,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 闹钟响了两遍了她们才听见, 匆匆忙忙的洗漱完毕,林郑娟才和袁向媛一起下楼, 最近她们起得早,早饭郑又荣就不给她们做了,因此家中备了好多的挂面, 有时候她也会在晚上包好饺子放在盖帘上, 第二天早上一下就行。

    林郑娟她们下楼,袁向前从厨房端出来三大碗面条,按照林郑娟她们的口味儿给放了许多东西,林郑娟的加了自家种在二楼花盆里的小葱香菜辣椒, 袁向媛的放了一勺红彤彤的番茄酱, 每人碗里还给卧了两个荷包蛋。

    袁向前的碗里就丰富了,他碗里是啥都有啊。

    吃完面条喝了点汤,林郑娟三人就出门了,一打开门,安婉婉就站在她们家门口,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袁向前。袁向前没看她,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林郑娟和袁向媛看看这个, 看看那个,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安婉婉内心的光一点一点的灭了下去,鼻头酸得她直想哭。

    走路也磨磨蹭蹭的,袁向媛不想等她了,这周她值日呢。

    她拉着林郑娟越走越快,林郑娟也不愿意和安婉婉相处,她巴不得安婉婉和袁向媛闹掰呢。反正她想清楚了,作为一个穿书的小十八线女配,要是不和女主有交集也就算了,和女主有交集了,那她作为一个外来者,肯定会被女主的光环击中,最终沦为炮灰。

    哪怕女主不亲自动手,也有的是狗腿子为她出头,比如安瑶瑶。

    “娟子,你说婉婉今天咋那么不对劲儿?她刚刚一个劲儿瞅我哥干啥?”袁向媛拉着林郑娟的手问。

    一时间,林郑娟也分不清这姑娘是真傻还是假傻了,她看向袁向媛,袁向媛一脸困惑,林郑娟确定了,这姑娘不傻,就是开窍晚。估计之前打趣儿她和顾仲斌的话都是和安婉婉学的呢。

    “你真不知道安婉婉喜欢咱哥啊?”林郑娟问道。

    袁向媛张大嘴巴,半晌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不行不行,我不允许她当我嫂子。”说完不顾林郑娟的回答,她一拍巴掌,“我说呢,她怎么在初一忽然和我那么要好,还啥都让着我,感情是想拉拢我接近我哥呢。还有你刚来的那几天,她明里安里给我上眼药,心思太深了。”

    袁向媛这么一说,林郑娟就知道当初她刚刚来的时候为啥袁向媛会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了。

    她就纳了闷了,她的存在到底碍着女主大人啥事儿了?要让她故意整她,明明之前她们一面都没见过啊。

    要是她没恢复前世的记忆,就她这样一个十三岁从农村来的寄人篱下地小姑娘哪里斗得过安婉婉?届时别说在袁家生活了,恐怕离家出走都是可能的。

    想到种种可能,林郑娟狠狠的打了个冷战,第一次,她想要知道在书中没有描写过的地方,她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

    到了学校,林郑娟终于缓过神来了,上完早自习,英语老师抱着一堆试卷来发,林郑娟的英语听力部分扣了三分,阅读理解扣了两分,作文被扣了两分,得了93分,很不错的成绩了。

    接下来的其他成绩也不出她所料,她的成绩都很不错,甚至比她估算的多了十分,稳稳的占据了全年级第一名。

    林郑娟是很高兴的,她发誓自己一定要更加努力,争取更上一层楼。

    她这一高兴,就将早上琢磨的事儿忘到了脑后,晚上她睡着了,她发现自己走在一片迷雾之中,周围空无一人,越走,她就越害怕。

    “有人吗?”四周空荡荡的,回传回来的,全部是她自己的回声,她吞了口唾沫,又壮着胆子叫了一声。

    这回她听见有声音传来了,就在她的正前方,又像是在她的四周,感觉就像是在经历一场恐怖电影似的,让人毛骨悚然。林郑娟干脆就站在原地不动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郑娟的脚都麻了,迷雾才渐渐散开,林郑娟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林郑娟吓了一跳,心差点没被吓得从心脏蹦出来。

    林郑娟觉得她有点想尿尿了。

    她吓得赶紧闭上眼睛,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幕幕令她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说熟悉,是因为这个画面的最开始和5岁之前所经历的一模一样,可5岁之后,她的人生轨迹却大大的不同了,画面里的她越来越胆小,越来越懦弱,林耀华哪怕再疼爱她,顾仲斌一家哪怕再护着她,她也还是自卑,虽然在村里,像她这样被知青抛弃的孩子并不少。

    画面一转,她就被接到了帝都袁家,和这一世的最初开头的一样,袁向媛很讨厌她,袁家人对她也很友善。郑又荣同样的对她并不那么上心。

    袁向前作为一个哥哥,一个有责任感的哥哥,理所当然的,袁向前开始命令袁向媛好好照顾她,她和袁向媛的关系渐渐好了起来,和袁向媛的朋友安婉婉也越来越要好。

    后来,她们三人成了一个形影不离的小团体,上学放学都在一起。

    直到初三快中考时,安婉婉将林郑娟找了出去,对林郑娟说了一些掏心窝子的话,她晚上回家便发了一晚上烧,偏偏她心思重,和谁也没说,自己掏钱去买了些药,吃完了就去考试。

    考的当然不好,考上了一个偏远地区的高中,每个月都要寄宿,能回来袁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和袁家的人也越来越生分,等她高中毕业了,袁家除了每年给她交学费,她们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真真正正的成了一个局外人。

    大学毕业后,她回到了西南家乡,一头扎进大山中,成了一名乡村教师,她的日子过得很满足。

    直到有一天,她接到袁向媛的电话,袁向前要结婚了,她猛的反应过来,原来向前哥都要结婚了啊?

    林郑娟记忆中的袁向前,还是十七岁那年那副高高瘦瘦地样子,一转眼,时间就过得那么快了。

    她坐车回了北京,参加了袁向前和安婉婉的婚礼,她的内心是祝福他们的,有情人,总是能终成眷属。

    袁向媛不知何时现在了她身边,含泪对她说了声对不起。

    她摇摇头,没有谁对不起谁,像她那样的性格,会有谁喜欢呢。

    袁向媛说:“我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才知道中考前安婉婉叫你出去了,我不知道她对你说了什么,但我总感觉对不起你。”

    她早已释然,她本来就不是袁家人,她只不过是回到了她原本应该待的世界去了而已。只不过,午夜梦回,她却还是会想念那时候袁家给予的片刻温暖。

    婚礼结束后,她辞别袁家人,踏上归途,却在进山的那一天遭遇了泥石流,自此香消玉殒。

    画面再一转,她便成了孤儿院的一名孤儿,后面的一切,她都知道了。

    被迫看完自己的一生,她睁开眼睛,四周黑漆漆的一片,袁向媛的呼吸还响在耳边,仿佛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她的错觉,可林郑娟却睁着眼睛,怎么睡也睡不着了。

    刚刚那个梦,是真的发生过,还是因为她白天想起来了这件事情,夜里做梦便自动将内容补完整了,林郑娟坐起来倒了杯水喝,睁着眼睛就是一夜。

    第二天一早便起不来了,额头发热,浑身酸痛无力,袁向媛起床一摸她的额头就知道坏菜了,赶紧下楼找退烧片来给林郑娟吃下。

    林郑娟吃了药,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袁向媛看她这样子也去上不了学了,敲了郑又荣的房门和郑又荣说了一声后吃过袁向前做的早餐就走了。

    走在路上,袁向前问:“你昨晚抢娟子被子了?”

    袁向媛快冤枉死了,“我睡觉那么老实,怎么可能抢娟子被子嘛?”

    袁向前嗯了一声,“记得给娟子请假。”

    ***

    郑又荣穿上衣服,带上体温计上了二楼,把体温计夹在林郑娟的腋下后坐在床边看她,摸摸林郑娟的额头,热得烫手,5分钟后,郑又荣拿出温度计,39°,她赶紧去打了温水来,用两个毛巾互相交换着来给林郑娟降温。

    袁国庆也起床了,她不方便进林郑娟的房间,便在门口敲了门,郑又荣去开了门,袁国庆问:“怎么样了?”

    “39°,媛媛说给娟子吃了退烧药了,这一时半会儿的也不能打针啊。”郑又荣有些发愁。

    袁国庆点点头,“一会儿就退了,我待会儿去给你买点早餐,你吃了以后给孩子煮点小米粥和鸡蛋,别让孩子饿着,今天就不要去上班了。”

    郑又荣也是这么打算的,于是干脆的点头道:“那你一会儿顺道儿拐去单位帮我请请假。”

    袁国庆点着头下了楼。

    郑又荣返回房间,林郑娟的被子额头的烧已经退去不少了,郑又荣松了一口气,等了一会儿,林郑娟的烧不上来了,她才放心的下楼去给林郑娟做早餐。

    袁国庆正好也买了早餐上来了,郑又荣去给林郑娟煮了粥,才在桌子上匆匆坐下吃早餐。

    林郑娟在楼上昏睡着,她梦中梦到了很多东西,有的一闪而过却似曾相识,有的就那么挂在哪里,她却丝毫没有印象,等她醒过来,天色已经大亮了,她吓了一跳,就这个点儿,上学肯定迟到了。

    一坐起来,她脑袋却晕乎乎的。

    郑又荣端着粥进来了,叫到她醒了,笑着道:“还难受吗?”

    林郑娟点点头,道:“妈,你怎么没去上班啊?”

    郑又荣把粥放在桌子上,“你都发烧了我还咋去上班啊,快吃点东西,一会儿我带你去打一针。”

    林郑娟想起来了,她确实发烧了,袁向媛还给她吃了退烧药来着,接过郑又荣手里的勺子,林郑娟吃了一碗小米粥两个蘸酱油的鸡蛋。

    吃完饭穿上衣服,林郑娟和郑又荣去诊所打了针,回到家,林郑娟上床躺着时已经不迷糊了。

    躺在床上好久,她都不知道,她做的那个到底是什么梦,究竟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

    纠结那些没有意义,活在当下,过在当下才是最要紧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思来想去,觉得这章发在这里比别的地方更加合适,这章所表达的意思是,是娟子一直都是林郑娟,不论哪一世她都是她,只是区别于记忆有没有恢复罢了。

    一会儿还要去打针,我心悲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