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26章】

作者:雨落窗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26章

    隔壁那家人信姓林, 和林郑娟五百年前是一家, 那家的男主人官职是个团长, 刚刚才从外地调回来的,看着人不错,林郑娟遇到过两回, 长得文绉绉的, 看着一点都不像是搞武职的人,因为他现在的军团离家离得远, 便不经常回家,前天他夜晚突袭,发现自己15岁的闺女居然和一个街上混混的小流氓在一起亲嘴儿, 这可就完蛋了。

    这人把闺女拖回家解开腰上缠着的皮带就是一顿揍, 他闺女鬼哭狼嚎的,孩子他妈也哭喊着来护闺女,一边哭着,还一边说着自己这么多年的不容易, 数落林团长的各种错事儿, 林团长疲惫不堪,咆哮声稍稍停歇,可是没过几分钟,又响起来了,到如今,这样的事情已经持续了两天了。

    林郑娟十分佩服隔壁陈团长的肺活量,不愧是做团长的, 看来在部队没少练啊。

    晚上吃饭,袁国庆在饭桌上开了一个小会,核心思想就是家里的两个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早恋。

    “你们还小,才十三岁,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千万别学隔壁那家的小闺女,才15岁,懂个啥,被人花言巧语一骗就傻乎乎的信了,那个小混混的都二十五了,二十五还没结婚没个正业的,能是啥好人。”袁国庆话语里带着鄙视,也不知道他在鄙视谁,他转头看向袁向前,“向前你帮忙看着点儿,上学下学早起二十分钟,把她俩送到学校你再去上学。”

    袁向前点点头。

    袁国庆又看了一眼林郑娟,“娟子,我也知道你和你那个顾家哥哥感情好,但是也要注意分寸。”

    林郑娟:“......”躺着也中枪啊这是。

    袁国庆的叮嘱袁向前执行地很是彻底,第二天早上林郑娟她们的闹钟还没响他就过来敲门了,袁向媛和林郑娟不约而同地将被子盖在头上,过了几分钟,又受不了的把头露出来,此时此刻,外面的敲门声还在锲而不舍地响起。

    林郑娟:“......”

    袁向媛:“......”

    袁向媛认命的打开灯,怒气冲冲的跑去开门,“敲啥敲敲啥敲,才6点,外面多冷啊!”袁向媛她们早自习的时间是7点50,出门时间是7点25,袁向前提前一个半小时就来叫他们,简直扰人清梦。

    袁向前淡淡的说:“提前给你们演练一下,好了,现在回去睡吧。”

    袁向媛在心里又把时常骂袁向前的那些话循环播放了两三遍,然后咬牙切齿的道:“那好走,不送。”然后啪的一声关了门,踢踢踏踏的爬上床,一只脚搭在林郑娟的身上,闭上眼秒睡。

    林郑娟盯着天花板看了两分钟才睡着,感觉没睡多久呢,闹钟就响起来了,两人迅速起床穿衣服洗漱,她们实在是怕了袁向前的夺命连环催了。

    下了楼,郑又荣还没有起床,林郑娟去厨房煮了三碗挂面出来,袁向前也去跑步回来了,吃上面条以后,三人出门往学校去,她们比平时出来得早,路上除了晨练的人,学生都没有几个。

    大院太大,互相认识的人实在是少,但见面了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互相点头示意。

    他们仨走得快,到学校门口时,看到有炸红薯片儿的,袁向媛就站着不走了,林郑娟也挺想吃的,于是就配合着袁向媛。

    袁向前看看斜对面的高中校门,再看看自己前面的初中校门,从口袋里掏出两毛钱,“大爷,给我们炸三份。”

    炸红薯片的大爷给袁向前找了五分钱后把切成厚块儿的红薯片在面粉糊里裹了厚厚的一层扔到油锅里炸,油被烧的滚热,红薯片一下锅便发出滋啦的一声响,不消片刻,红薯便从锅底浮上来了,空气中顿时就散发出来了一股红薯特有的香甜味儿。

    一份红薯有五分钱,里面有五片,大概有半个红薯那么大,炸过的红薯外壳酥脆内里软糯,老大爷再浇上一层红糖汁儿后更是美味至极。

    拿着炸红薯片儿,林郑娟和袁向媛心满意足的挥别袁向前蹦蹦跳跳的走进学校。

    袁向前几大口吃完对于他来说还不够塞牙缝的红薯片,大步朝高中走去。

    到十一月中旬,期中考试也如期而至,这一回,学校玩出了新花样,为了防止作弊,每个班级每个年级的期中考试都是交叉考,按照学号来分位置,林郑娟是班上学号最末数,她被分到新教学楼三楼的初三教室。

    十八号在班上上完一节早自习以后,林郑娟把钢笔,墨水,透明胶带,铅笔尺子等物检查一遍放进手提袋子里,课一下,林郑娟就站起来和顺着人流走出去了,袁向媛也被分在了初三,但和林郑娟不一样的是考场,林郑娟在初三五班,袁向媛在初三一班。

    初三五班很好找,上了新教学楼的三楼往楼梯左手边一拐就是了,在教室的讲台上左侧,立着一张小木板,小木板上面用纸打印着每个人的座位,林郑娟找了自己的位置以后,抬脚边去了,她的临时同桌是个初三的男学生,长得高高瘦瘦的,穿着一身黑色高领毛衣,外面搭了一件黑色短款羽绒服,下身是一件深蓝色的牛仔裤,裤腿被掖到黑色牛皮小靴子里。

    林郑娟只打量了那么一眼,就知道这人非富即贵。

    “林郑娟,袁向前家的那个便宜妹妹?”在林郑娟把墨水和钢笔胶带之类的考试必备品拿出来的时候,林郑娟的同桌开口道。

    林郑娟转过头去看他,见他嘴角挂着一抹痞痞的笑容,配上他的表情,吊儿郎当地样子,林郑娟瞬间就不想理他了,于是冷淡的点头后转过头去用手抻着下巴。

    林郑娟的同桌嘴角的笑僵硬了,过了许久,他呵呵一声,“不说话是吧?没事儿,你回家告诉你那个向前哥,周末晚上后山球场,我要和他决一死战。”

    林郑娟:“......”这特么哪里来的智障啊,这么中二的台词他是怎么说出口的?林郑娟非常想采访采访他。

    那个男生也不需要林郑娟的回答,他又说道:“记住了,本少爷叫做李景知,木子李,景色的景,知道的知。”

    林郑娟深深感到这么好听的名字被用到这么个自说自话的人身上真是白瞎了。

    李景知见到林郑娟听到他的大名还不说话,不满意了,正要再说几句话,监考老师进来了,监考老师进来没两分钟,考试铃声响起来了,老师把每个年级的试卷分成三份递给第一桌的同学,由第一桌的同学依次往后递。

    今天考的是语文试卷,林郑娟拿到试卷先写上名字,再把试卷内容先大致的浏览了一遍才开始提笔写字。

    监考老师一共有两个,一个前一个后的来回巡逻着,初二的试卷难不倒林郑娟,她写得很快,终于写到最后面的作文题,这次的作文题目是我的家乡,林郑娟怔了怔,再次下笔的时候,她写得十分认真。

    她写的是她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春天的花,夏天的晚霞,秋天的丰收,冬天的景色,她写得很有感情,待写完了,落下最后一个句号了,她还是很难受。

    她想家了。

    120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林郑娟交了卷,把钢笔笔帽盖上,墨水盖子加固了以后装进书包,抬起脚就顺着人流往班级走。

    试卷考完了,还没到放学时间,林郑娟到了一楼,袁向媛提着书包在等她,她们没回教室,直接去了食堂。

    下午考的是数学,袁向媛有些紧张,中午的时候觉都不回班级睡了,直接就在食堂的餐桌上拿着错题本看,林郑娟的情绪也被她带动了起来,于是中午的前半段时间两人都在看题,后半段趴在桌子上没睡多大会儿便到了考试的时候了。

    等到了考场了,见到李景知了,林郑娟才想起来李景知要和袁向前约架的事儿还没和袁向媛讲呢。

    也许是早上吃了太多闭门羹,到了下午,李景知便将林郑娟视作空气,林郑娟没有半点感觉。

    考完数学试卷回到班级里集合,耿老师笑着问了一句大家考得怎么样,试卷难不难以后也就放学了,这回在路上,林郑娟可算是想起李景知的话。

    袁向媛对李景知很是不屑,她告诉林郑娟,“李景知是对面政府大院的,她是那个院子里长大最俊的男生,比咱哥小两岁,去年留了一级,算是初三的老油条了。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和咱哥一点儿都不对付,平时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想找咱哥练练。”

    林郑娟嘴角微抽,不愧是中二少年,抽风都抽得那么找揍。她是看过袁向前和袁国庆练过的,父子俩打起架来谁也不让谁,等打完了两人身上都带着彩。李景知一看就是个弱鸡。

    作者有话要说: 挨个抱抱留言的宝宝们,孩子昨天从北京回来了,没事儿,就是有点胀气,挤点儿开塞露拉出来就好了,我们这个县城的庸医误诊了。

    怕顺义那边误诊我们还去了一趟北京儿童医院,那边的医生说没有事儿。总算放心了。

    回家来我一放松就生病了,又拉又吐又发烧T﹏TT﹏TT﹏TT﹏T

    二更看今天孩子好不好,好的话在晚上会有,具体我也不知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