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5章 番外二

作者:动荡1938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给三蛋和四蛋办满月酒时, 蒋府来了以为没有邀请帖的客人, 但是送的满月礼却非常贵重, 是两把一模一样的乌金所制成的匕首,匕身乌黑锃亮,透着森森寒气, 锋刃薄如蝉翼,懂兵器的人一看就能知道这是两把削铁如泥的好匕首,至少黎静水看到的时候,双眼冒出了炙热的光。

    而且两把匕首的刀鞘乃赤金打造,配了各色宝石, 华丽非常, 既具观赏收藏性,又有实用性,这可真真是送到了黎静水的心坎儿上,顿时对这个没有邀请贴的客人多了几分好印象, 便也不同他计较邀请帖之事了。

    一旁的蒋华宁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那个赖皮怎么来了, 果然是个赖皮, 没有邀请帖, 竟也好意思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过来。

    运粮的路上就一直对她黏黏糊糊, 这么大把年纪,也不知羞, 以为她嫁过人就是那不知廉耻的女人了吗?

    不过就是长得不错,身材不错, 家产不错,脑子不错罢了,有什么了不得的,净会动这些歪脑筋,两把匕首而已,当谁找不到似的。

    蒋华宁老大不高兴,就算特意掩饰还是露出了一点点,黎静水如今好歹三个孩子的妈了,性子也不再似以前那般粗,见蒋华宁对这两把匕首好似格外敏感,不由挑了挑眉。

    她记得边城华宁跟着运粮队伍过来时,和这个常琮民好像就不大对劲,每次看到他俩,总是在一处,那时候她还以为真就是巧了,如今看华宁这小女儿姿态,估摸着两人之间有点儿什么意思。

    黎静水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常琮民长得倒是五大三粗、孔武有力,本事也不错,脑子也聪明,虽说是山匪出生,如今却是正经的经商人家,私底下怎么样不说,至少明面上是这样。

    身上倒是有点儿她爹的影子,黎静水觉得,能像到自己爹五分,那就是顶顶好的男人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常琮民对自己的女人怎么样了。

    黎静水没有先去问蒋华宁的心思,反而是先派了大牛和铁子去调查一下这个常琮民的先夫人是怎么去世的,在世时与常琮民是如何相处的。

    她记得常琮民今年二十有八,早就娶妻生子了,只不过夫人好像去世了好几年,只留下一个儿子,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去世的。

    常琮民此次厚着脸皮前来,其实也就是为了在蒋家长辈面前露个脸,叫蒋家长辈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以后行事也方便些不是。

    他十八岁就成了亲,二十三岁就变成了鳏夫,独自带着儿子,这五年来一直未曾再娶,倒不是他不想娶,只是没有看得上的。

    他是山匪出身,最是受不的约束,也不喜欢和太拘束的人过日子,两个人性子不一样,根本就过不下去。他头先的夫人不就是这样,紧守规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夫妻之间连个体己话都没得说,相敬如宾,没点趣味。

    回家就跟回客栈一样。

    他不想再过一遍这样的日子了,所以一直宁愿不成亲,也不愿随便找一个。

    曾经福安郡主班师回朝,他还想过,若是能娶到这般女子,这日子必定不会寂寞,无奈是无缘也无分,得知福安郡主要下嫁一个文人清贵之家时,他也曾惋惜,两个相差如此之大的人,能过得到一块儿去?怕也是会如同他当初那般,家不像家。

    却是没想到人家日子过得红火,也是,人家两口子虽说性子天南地北,却愿意相互迁就,怎么能过得不红火。

    不过,他的好日子也要来了,不是吗?

    老天爷倒也不亏待他,他都已经做好了鳏居一辈子的打算,竟让他遇到了华宁,真是个有趣的姑娘。

    当蒋华宁说出要跟着一块儿运粮去往边城之时,常琮民就知道,就是这个姑娘没错了,就是她了,她那么野,他们俩一定能过到一块儿去。

    客房里下棋的下棋,谈政史的谈政史,都无趣的很,闷得慌。常琮民与那些人客气了一番,便出了客房,寻了个小厮带路,去园子里逛逛,好歹宽敞。

    不曾想才逛了没多久,就看到小路对面迎面走来之人,竟是蒋华宁。

    常琮民大喜,这可真是意外之喜,自回京以后他便再没见过这个小丫头了,今日可算是能一解相思之苦。

    常琮民笑眯眯迎了上去,对面的蒋华宁一看是常琮民,眉心一蹙扭头就要走,却被常琮民三步并做两步拦住了。

    蒋华宁看到常琮民这土匪模样就来气,柳眉一竖,怒目而视,厉声喝道:“你要做什么?”

    常琮民挑挑眉,小丫头脾气还是这么大,够劲儿,他喜欢。

    “咱们许久不见,你同我说说话儿也好,躲我做什么?”

    “呸!”蒋华宁愤愤啐了一口,“男女有别,况且你还是个不正经的,我犯得着同你这个老不羞的说话吗。”

    常琮民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失落的问道:“我很老吗?”顿了顿面上泛起一丝愁容,“也是,我大了你整整十岁,是有些老了。”

    蒋华宁哼了哼,没说话,算这个老不羞的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可是常琮民紧接着的一句话又将她噎住了。

    “年纪大点儿也没什么不好嘛,会疼人不是,你若是嫁给我就知道了,我保证把你当闺女疼。”常琮民说的一本正经,目光炯炯盯着蒋华宁的脸,带着微微一丝笑。

    面上看着云淡风轻,其实他心里紧张的很,大气儿不敢出,屏气凝神等着看蒋华宁会怎么说,他觉得可能会和之前一样,和炸毛的猫一样气到跳起来吧。

    果然,蒋华宁涨红了脸,跳脚喝骂道:“你,你,你,你不知羞,你无耻,你下流,谁要嫁给你了,粗鲁,没一点儿规矩礼仪可言,莽汉!流氓!”

    骂完扭头就跑,也顾不得看方向,一个劲儿往前冲。

    慌不择路的蒋华宁不知不觉就跑到了自己的院子,她一口气冲回卧房,倒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这才好受些。

    脸上,耳朵上仍烫的不行,蒋华宁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耳朵,撇撇嘴,她才不要嫁给这样的莽汉,就知道调戏姑娘,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蒋华宁的心乱了,她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人,下意识的就非常排斥,可是心底真实的感受,怕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过了两天,黎静水坐在软榻上,拿了几张纸认真看着,蒋云玉一手三蛋一手四蛋,动作娴熟,从门外走进来,看到黎静水认真看着什么的模样。

    笑着说道:“你也有沉下心看东西的时候,看的是什么?别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春宫图。”

    黎静水抬眼看了蒋云玉一眼,笑了笑,用下巴点了点软榻对面,“坐着说。”顿了顿,又是笑着问道:“你还记得常琮民这个人吗?”

    蒋云玉抱着三蛋四蛋,小心翼翼坐到了软榻上,随口回道:“记得,前两日三蛋四蛋满月他不也来了吗,你对他的礼稀罕的不得了,我怎么会忘记。”

    “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蒋云玉狐疑的看了黎静水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他还记得那个常琮民长的人高马大,浓眉长眼,个头儿又高,模样是真不赖,想到这,蒋云玉的脸黑了黑。

    黎静水没在意,将手中的几张纸放到蒋云玉面前,伸出双手说道:“把孩子给我,你看看这个。”

    蒋云玉把三蛋四蛋小心翼翼转到了黎静水手中,黎静水抱孩子的手法没有蒋云玉那么娴熟,三蛋四蛋睡得正香,可能是感觉到没之前舒服了,哼哼唧唧挣扎了几下,然后又叼着手指头安稳睡了。

    蒋云玉拿过几张纸,一张一张看了下去,待全部看完,拿着纸看向黎静水,面色愈发不好,“你打听常琮民与他先夫人的事做什么?还打听的这么详细?”

    黎静水如今心思也细了些,如何能看不出蒋云玉心中这是不痛快了,撇了蒋云玉一眼,好笑的说道:“咱俩都三个孩子了,你倒是真敢想。”

    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我这是给华宁查的,他俩之间有那么点意思,我总得先查查常琮民这人怎么样吧,这回我可是事无巨细,鸡毛蒜皮的事儿都给查了,再不能重蹈之前王承志的那个错误。”

    蒋云玉是真没把这两人联想到一块儿去,听黎静水这么说,吓了一大跳,不可置信的说道:“你弄错了吧,常琮民......这也太......”

    毕竟是自己的妹妹,蒋云玉知道蒋华宁喜欢的绝对不会是常琮民这样的。

    黎静水笑了笑,“这总事可说不好,咱俩没成亲的时候你还觉得你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呢,现在还不是爱我爱的死去活来,我看啊,你们俩是兄妹,都是一个德行。”

    蒋云玉没话说了,他被黎静水那露骨的话给噎的脑海一片空白,这也,这也说的太直白了些,虽然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就不能说的委婉点,好歹给他留点儿面子啊。

    见蒋云玉红着脸不说话,黎静水得意的笑了笑,又说:“你放心吧,这次我绝不插手华宁的事,让她自己选择自己决定,我就是查查常琮民这人怎么样,要是不行我就让他永远消失在华宁眼前。不过就这查出来的资料来看,我觉得他还是不错的,年纪大是大了些,但是懂事啊,肯定比王承志那种毛头小子强。”

    蒋云玉沉思片刻,点了点头,“这样最为妥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这是华宁自己一辈子的事就让她自己去选择吧。

    自从满月以后,常琮民便经常往蒋府跑,总能找到借口,不是请蒋老太爷帮他鉴赏字画,就是找蒋大老爷请教学问。

    常琮民虽文采不怎么样,但是架不住人家表现的勤奋好学,不耻下问啊。蒋老太爷和蒋大老爷就喜欢这种爱学习的好孩子,一时对常琮民这个人印象好的不得了。

    而且每次来常琮民都不空手,但是带的也不是什么贵重礼物,都是些江南那边的特产水果或者是时兴玩意儿,他生意布及到了江南,带这点儿东西自然人轻而易举。

    他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他特地查了,蒋华宁的娘蒋大夫人是江南氏族女,远嫁来的京城,像蒋府这样的人家,贵重的礼物反而不好,却是家乡的东西一定能讨得蒋大夫人的欢心。

    不得不说,常琮民在人际往来方面还是很有一手的,经商的嘛,要得就是会和别人打交道,给三蛋四蛋送的满月礼送到了黎静水的心坎儿里,而给吕氏送的礼又送到了吕氏的心坎儿里,还会投蒋老太爷和蒋大老爷的好。

    吕氏如今对常琮民可是赞不绝口,觉得这孩子真是好,又懂礼又细心,还是个沉稳的,怎么看怎么满意,都不用常琮民表示什么,吕氏自己就动了心思。

    王承志早被斩首了,他娘也一样,蒋华宁和王承志的关系在黎静水的授意下,要是个合离的关系。

    合离以后,蒋华宁也成了成过亲的妇人,女子成过亲,还是个合离的,再找夫家可是真的不容易。

    而这常琮民成过亲,只不过夫人已经去世多年,而且只留了一个孩子,吕氏自然也就起了心思。

    这条件多好啊,他是个鳏夫,谁也用不着嫌弃谁,上头没爹没娘,下头也只有一个儿子,虽是经商的,可好歹也是皇商啊,再说商人也没啥不好,吃穿不愁,富富贵贵多好。

    吕氏起了心思,常琮民再来,她自然就是多番试探,常琮民多聪明的一个人,自然知道吕氏的试探,应对如流,表现的相当好。

    这下吕氏可就更满意了,恨不得赶紧把闺女嫁过去才好,如今虽然惧于大儿媳妇,外头的人当面不敢说什么,可是背后说什么的都有,王承志因为谋反被斩首了啊,这到哪儿说都不好听。

    吕氏真是心疼闺女,只盼着赶紧找个好人家把闺女嫁出去,也好封了外面那些人的嘴。

    吕氏硬气了一回,谁都没说,直接就跟常琮民露了口风,常琮民也是个聪明的,不过三日,便带着丰厚的聘礼和京城有名的官媒到蒋府来下聘。

    蒋老太爷、蒋大老爷和吕氏就没有对常琮民不满意的,毕竟是第二次成亲,他们也不敢太挑剔,谁也没说问问蒋华宁怎么想的,直接就换了庚贴,定下了。

    等蒋华宁知道的时候,这事儿已是板上钉钉,再无更改的可能,蒋华宁彻底傻眼了,这个莽汉,这个莽汉,什么时候竟得到了爹娘的认同。

    一时气的狠狠砸了好些东西,直接就忽略了心底的那丝躁动。

    因着都是第二次成亲,日子定的格外仓促,不过一个月,不管蒋华宁面上再如何不乐意,还是到了她嫁去常家的日子。

    蒋华宁坐在轿子中,还有些发愣,她已做好准备一辈子不嫁人,实在不容于世她便出家当姑子去,这才不过两三年,她怎么就又嫁人了呢。

    晚上,常琮民身无半点酒气回到新房,进门前还特意在身上闻了闻,确定没有酒气后这才进屋,他想着蒋华宁是诗礼之家的女子,估计不会喜欢喝的烂醉的男人,今儿他可是特意用了些手段,滴酒未沾,千万不要遭了小姑娘嫌弃才好。

    屋里静悄悄的,伺候的人都被心烦意乱的蒋华宁赶了出去,听到脚步声,蒋华宁知是常琮民,身子僵了僵,不自在起来。

    常琮民没有说话,一步一步走到床边,拿起喜秤挑开了蒋华宁头上的盖头。

    只见盖头下的小姑娘一身金凤大红喜服,头戴赤金东珠凤冠,妆容精致,唇色嫣红,明媚动人。

    二十八岁的汉子了,跟个毛头小子似的心跳快了起来。

    只他看出了蒋华宁面上的不情愿,他心中没底,这亲事是他用尽手段求来的,并没有去管小姑娘愿意不愿意,他确实是个糙汉子,年纪又大,又带个拖油瓶,想必小姑娘心中必是委屈的。

    常琮民捏了捏拳头,他没有办法,他年纪大了,蒋华宁却花儿一般鲜活,他怕他不用点儿手段,一个眨眼,小姑娘就嫁到了别人的家里,他没有时间先去讨小姑娘关心,他赌不起。

    只能是用他的一辈子来赎罪了,他一定一辈子把小姑娘当闺女宠,绝不负她。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